五七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以契为证 > 第三百一十四章,解铃还需系铃人
    石头飞出撞穿浴帘,飞向门口,谷长星完全忘记了追录石头的去向,他正想再追录下问橙的情况,身后突然传来响动,疑似棍子砸在了破衣柜上的声音。

    谷长星单手固定住镜头继续录像,转头看向身后的更衣室内,他本想查看下情况,却意外发现原本应该死去的壮汉,此时就像被注射了兴奋剂一样,僵硬的向自己移动,要不是有破衣柜挡了一下,自己现在已经被他投资成功了。

    也顾不上录问橙的情况了,谷长星收了手机里了转身,伸手从腰间取出一口三尺长形似短鞭的软剑,帅气挥剑将剑刃外甩,口中默默念出契令:

    “游刃有余!”

    随着剑尖被甩出的力道抻直,谷长星身边立刻出现了一位鹰目剑眉,五官脸庞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的黝黑男兵灵。

    谷长星附在他耳旁小声说着:

    “铄毅,他交给你了,不用留活口了,我不需要!”

    谷长星说完拍拍自家兵灵的肩膀,被称做铄毅的兵灵接过软剑,迅速移动到壮汉身边,快速在他身旁刷刷刷几剑,剑刃像抽鞭子一样扫过壮汉周身。

    待兵灵停下动作,半跪在地上面朝着斜靠在门边看热闹的谷长星恭敬跪拜,他身后的壮汉突然像散了架的积木摔碎在地上。

    “主人,剑!”

    铄毅单膝跪地,举起剑刃递给谷长星。

    “回吧,有事再叫你,今天的你干的很棒!”

    谷长星说着接过软剑,伸手拍拍铄毅的头,铄毅立刻从原地消失。

    谷长星看看地上的残骸,虽有点担心这一地血腥该如何处理,但他也只是微微皱眉困惑了一下,便打电话给了济南:

    “济南爷爷,我是长星,我杀了个要攻击我的魔契人,能来善后一下吗?报酬会汇到你账户上的。”

    谷长星在得到济南会派人来的肯定答复后,立刻将地址发了过去,像没事发生一样,大摇大摆的走出更衣室,拿着软剑在水池内清洗了一下,用散落在地上的浴袍擦了一下剑刃,这才别回腰间,准备拿着手机去跟莫家家主莫问橙好好聊聊这周身散发魔气的事情。

    就在谷长星要走到问橙所在的搓澡台旁边时,御剑心剑挑浴帘与谷长星打了个照面。

    谷长星愣了半分钟,他开始快速分辨,莫问橙究竟有几个兵灵,就算自己已经三十多岁了,但自己一直被爷爷圈在谷家接受专业控灵训练,根本没见过莫家兵灵本体究竟是什么样子。

    自己以前看过的古籍中确实有写,莫家兵灵变化莫测,时女时男,老少皆可,但那是类似野史一般杜撰成分偏大的书,今日一见野史也许是真也说不定。

    自己面前这两位兵灵身上都与莫问橙之间有契,是莫问橙天赋异禀像左右一样为了抵抗社恐改造自己结了两个兵灵契?

    还是她真的是那种可以随意结契的万能身体?两个兵灵同时出现,契人非死即伤,不可能让两个兵灵一起为自己效力的!莫问橙有的能力正是自己无法跨越过去的瓶颈!

    自己也偷着缔结过双契,铄毅与另一个鞭灵一见面,自己浑身就像要被双兵灵周身散发出来的灵浪撕碎一样,还没坚持半分钟,先吐血昏厥了,再醒来时,自己已经在病床上躺三个月了,全身骨折,浑身上下都是石膏,每天靠流食保命才活了下来。

    当时若不是铄毅看到自己昏厥,果断将鞭灵刺杀吸收,自己早就被双灵撕碎消失在这世上了。

    谷长星在犹豫的半分钟内,快速转变计划,本想借魔气的事威胁莫问橙投谷家新选出的契人一票,但现在他也想学会结双兵灵契,彻底让爷爷承认自己是可以继承谷家,被公开定为继承人的人。

    “你们谁是真的万兵之祖御剑心?莫家震魔剑内真正的守护兵灵?历代家主接位的象征?”

    谷长星被问橙身上的魔气干扰,误以为呼啸才是御剑心的本体,至于自己上次见过的这个自称本尊的男兵灵,只是为了掩盖本体是孩童,不让别人轻视莫家的障眼法。

    御剑心听到谷长星的话冷笑一声,立刻阴阳怪气的挖苦起他来:

    “呵,世人皆说谷家长孙通谷博今知礼识节,是谷老爷子按圣贤标准培养出来的正人君子。

    但本尊在见过真人后只有一个感觉!”

    “什么感觉?”

    “世人皆浅薄,谣传当真相,唯有亲眼见之,亲身交之,方知谷家长孙实乃有眼无珠挖人墙角,心机颇深的真小人!”

    御剑心明明可以说的通俗易懂,就是想骂谷长星有眼无珠见过自己一次还能装不认识,但话到嘴边又觉得骂得太直白是便宜了他,自己给他增加点阅读理解难度,好让他知道莫家不是好欺负的。

    “听这话,您确实是莫家护主兵灵御剑心,但这孩童是?”

    谷长星被怼到有些下不来台,不想再接茬提自己那日挖莫家墙脚想收纳洛星河的事情,他主动转移话题避自己家‘重’抓别人家‘重’。

    “这孩子是谁家的你看不出来吗?谷家的藏书全让你读狗肚子里去了吗?”

    “看身形,他是苗家的兵灵?可苗家不出弩,难道是左家的机关弩?”

    谷长星一开口就被御剑心怼,他只得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

    御剑心对他的回答非常不满意,再次刁难起他来:

    “你以为左家的机关弩遍地都是吗?光机关内的勾弦连射,就需要三四代左家人不断调试才敢打造一把!说是有机关弩这个东西存在,但被左家公开的机关弩至今没有一把!你还敢说这小东西是左家的兵灵吗?”

    “那他是苗家的?可他的本体是……”

    谷长星还在用眼神快速的筛查着,问橙身边以及四周能称之为兵器的一切东西,但他终究是没看到被问橙压在背后的弩箭,因此不敢百分百咬准呼啸是苗家兵灵。

    此时兵灵周身魔气猖獗,若无确凿证据,自己说他是谁家的都等于是在给对方栽赃,弄不好就会造成威胁不成反被栽赃诬告的局面。  7843/11029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