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七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食在大宋 > 第四百零三章 四大私塾
    就在她疑惑的当口,这时朱雀大街那边又是一阵骚动,只见一群穿朱红长袍,领口绣芙蓉花的小娘子,在一个年约四旬的女子带领下,快步而来。

    “又来了一个私塾?这是朱雀女学吧?”

    “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女子私塾都来了?”

    “谁说的,不还有两个没来。”

    文舒看着从面前走过的“朱雀女学”的师生,她们步履匆匆,似乎是从哪里赶过来的。

    见又来了一批小娘子,现场维护秩序的官员都懵了,发出了和百姓同样的疑问,今天是什么日子?

    京城共有四大女子私塾,分别是城北的“静贞私塾”,城南的“朱雀女学”,城西的“杨湖书塾”以及城东的“桃然女学”。

    其中“朱雀女学”和“桃然女学”都是有“背景”的。

    “朱雀女学”由开朝大长公主创办,是本朝办学最早的女子私塾,“桃然女学”则是真宗朝刘皇后和鲁国夫人颜氏创办。

    这四家女子私塾,办学最早当属朱雀女塾,现今名声最大的却是“静贞私塾”。

    倒不是说李静贞的名声才学盖过其它几位私塾的夫子,而是其人特立独行,办学理念在四大私塾里里也是独树一帜,而且颇有争议。

    不过有争议归有争议,还是有不少人慕名前去。

    如今“静贞私塾”和“朱雀女学”都来了,那另外两家.....

    “李夫子。”

    “吴夫子。”

    官员疑惑的当口,两位私塾的夫子已经相互见过礼了,正在一起寒暄。

    “吴夫子此次前来是?”

    “示意,李夫子是.....?”

    “传道。”

    吴夫子一怔,心道:话还是你会说,要不是我早得了消息,还真信了你的鬼话。

    “那李夫子传完道了吗?”

    “传完了。”

    “既如此,那我们就开始了。”

    “请。”

    两人私交不多,说过两句场面话后,朱雀女学的吴夫子便带领学生们示意。

    和李静贞的让学生自由活动,自主选择桌案示意不同,朱雀女学的吴夫子十分在意队型,学生们示意前要按照她排好的队型一个个站好,然后再上前示意。

    旁边的李静贞好笑的摇摇头,人群中的文舒则好奇的睁大了眼。

    此时宣德门的城楼上,官家赵端正询问左右:“那穿红色袍子的是朱雀女学的人吧。”

    左右回:“是。”

    “领头的谁?”

    “是骠骑将军吴先回家的二娘子。”

    “连她都出来了,看来今日有热闹了。”说罢,调侃似的看向一众大臣,“你们猜猜,另外两家女塾会不会来?”

    大臣们皆笑而不语。

    骠骑将军吴先回家的二娘子在京城里是出了名的怪。

    不爱出门,不爱交友,到了适婚年龄也不愿嫁人,至今三十岁了,依旧待字闺中。骠骑将军因为只有这一女,劝说无果后,索性由她去了。

    兴许是怕在家里遭念叨,五年前毛遂自荐去了朱雀女学当夫子。

    朱雀女学的院长与吴夫子的母亲是闺中密友,知她只是性子沉闷,才华翰墨确实不输于人,便纳她进了私塾。

    哪料吴夫子入了私塾后,更少出门了。除了每月回家探望一次父母,便整日待在私塾,哪里都不去。

    因此得了个“怪娘子”的称号。

    窦尚书站在赵端身后,望着下面的“两色”方阵,余光瞟着旁边神色无波无澜的秦培,心道:难道是他的手笔?

    后一想,又不禁摇头,四大女塾虽都是女子创办,却也有着读书人的清冷孤傲,秦培在民间声名狼籍,应该请不动她们。

    退一万步说,真是他的手笔,他也不至于一点风声都没听见。

    罢了,先看看再说。

    “哎,来了,来了,还真来了。”御街上突然传来一片呼喊。

    呼喊过后,只见御街前端一朵“粉白”祥云飘然而来,细看才发现是城西的“桃然女学。”

    “桃然女学”坐落于城东桃园,原址是前朝一位公主的私宅,大宋立国后,此处原是一处书院,直到真宗时才得皇后特批,给了当时的鲁国夫人创办女塾。

    因园内遍植桃花,故而起名“桃然女学。”

    “这私塾的小娘子走动间,仿佛随风飘散的桃花似的,看上去真真是让人赏心悦目。”

    “桃然女学”的办学理念是,不仅要通文墨,晓诗书,还得仪态规整,一言一行都要给人行动如风,端庄婉约的感觉。

    因其比较注重“仪表”,所以入学标准,除了聪明外,还要求身段柔美,长相亮丽。

    因着“内外皆重”的办学理念,桃然女学出来的小娘子都是京城官宦公子择偶联姻的首选。

    陆星婉初回京时,陆家本也想让其入“桃然女学”,这样,日后在京中择婿也容易些。后因其身娇体弱,私塾离家又有一段距离,禁不住路上颠簸,才打消念头。

    是以“桃然女学”的众学子们一出场,其整齐端庄的仪态和出众的外表刹时吸引了所有目光。

    连带着城楼之上的官家赵端,都多瞟了两眼。

    虽然距离有些远,他可能看不见。

    “桃然女学”的众学子们莲步轻移至栅栏内,和别外两私塾的学子们互相见过礼后,也开始示意。

    这时窦尚书的眉头,已经有些微蹙了。

    他是打听过的,支持“文泰归家”的示意里,有八成是女子,也就是说女子大多都支持释放秦培。

    如今三大女子私塾联袂而来,不用看也猜得到她们会怎么选择。

    虽然目前示意结果还是他们这边占优势,高了对方二成,但再这样下去,很难保战局不会扭转。

    三大私塾虽然没多少人,充其量也就是三百来人,不及总示意人数的半成,造不成多大危害,但她们对女子的影晌力很大,万一........

    而且她们三家私塾来了,想必城西的“杨湖书塾”也不会落后。

    果然,在他念头落下不过片刻,着紫灰长袍的“杨湖书塾”的学生也来了。

    京城四大女子私塾汇聚一堂,是常人难以得见的场面,是以御街上的百姓都沸腾了,负责协助示意的太学学子们,心情也是别样精彩。

    待四大私塾的学生们都示完意,各家的领头人便站在一处,开始寒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