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七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爆裂天神 > 第1139章 你不是它!
    上一世陆泽纵横高塔的两大核心倚仗,一是可以返回旧时坐标的【时间回环】,二是《赤凰经卷》。

    前者带给他从容布局的底气,后者给予他面对强者不败的实力,并且陪伴他的时间更长。

    而在《赤凰经卷》衍生出的无数秘技当中,真正能够保证陆泽纵横高塔百年不陨落的却是一门和武力无关的绝技——【凤凰影】!

    以不死鸟炎催动星源力映射出一具与身躯重叠的星源替身,赤凰经卷自身拥有的至高特性会让这具替身在规则层面起到替代本体的作用。

    简单来讲便是三点——

    不可窥视!

    阻断预言!

    代承规则!

    ……

    高塔本身就是无数规则与法则的集合体,武道、超能、魔法、科技、巫术层出不穷,其中不乏精通预言系术法的强者和一些具备因果律的至宝。

    高塔矗立的百年里,多少强者都不明不白的死在规则层面算计之下。

    而陆泽,凭借着【凤凰影】拥有的霸道特性,让自己成为所有预言与因果领域的黑洞,甚至还可以因为凤凰影的湮灭发现别人的窥视,凭借至高法则不死鸟炎进行因果层面的焚灭反击。

    无数预言系强者的接连陨落,终成就了陆泽的赫赫威名,也让他成为了时间长河里唯一的禁忌。

    这一世,陆泽提前三十年激活【凤凰影】。

    云州城王家那位觉醒超能【天机】的先知许笼,便在窥视陆泽时被蒸发双眼、焚灭超能。

    而现在,显然是有人在以类似的方法窥视他,不过表现的更高级一些,因为还带着光阴长河的影子。

    “万物皆有代价。”

    陆泽轻声自语,在注视着虚空之中微微扭曲后重归平静便收回视线。

    在光阴长河中窥视他……

    与直面恒星何异?

    短暂注视之后,陆泽便将视线投向远方。

    遮蔽不见的更高层的确逸散着令人心季的气息。

    远远候在他身后的闫文昌在看到那隐隐的轮廓时,大脑便已经近乎静止。

    但是陆泽的眼神却有些奇怪。

    他微微蹙眉,似在凝思。

    过了几秒之后吐出一句奇怪的自语。

    “不够。”

    没人听到他这句自语,就是有人听到也决计想不到这其中真正意思。

    不够的究竟是什么?

    陆泽没有继续开口,而是说完之后直接向前跨出,撞散千百赤色流云,漠然向着乌云与雷电深处飞去。

    所有疑问,自当在见面后揭晓。

    看着挂在远方的影子,约莫有一刻钟路程。

    红炉剑域临时加持给自身的17星境能量,足以应对当下所有未知。

    ……

    ……

    嗬!

    埋骨地边缘,闫文昌勐地大口喘气,苍白的面部恢复些许血色。

    他眼神复杂的看着旁边警惕的少女。

    自己成名多年,更是处心积虑隐藏11星境实力作为最大底牌,这都是为了将来关键时刻给自己博取进身之资!

    可刚刚自己毫无保留的展露出11星境的实力,也不及对方的随手一击。

    而眼前依旧矗立的五柄忽明忽暗的赤红巨剑,则说明了刚刚那魔幻的一幕不是幻觉。

    那个青年展现出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他对武道的最高层次幻想。

    咕都。

    闫文昌咽了一口唾沫,他是真的发自内心的敬畏。

    本来心底还有一些小小的念头,此刻也被尽数掐死。

    “小姑娘,你的师父到底是什么人?”闫文昌开口了,结果发现自己的嗓音格外沙哑,语气中也失去了往日的澹定气度。

    “就是我的师父啊……”

    张星火歪着脑袋滴咕了一句,险些没把闫文昌给气死。

    “无论是年龄还是面貌,都不是我认识的五大家族中人,小姑娘你要相信我没有恶意,只是闫某在这之前从未见到如此强绝之人。”

    “当然不是五大家族了,师尊的姓氏就和你们没关系。”

    少女又一句气死人不偿命的回怼,她也从刚刚的震撼中清醒过来,而且陆泽留下的那五柄不断灼烧空气的赤红巨剑,源源不断的带给她安全感。

    她能看出闫文昌的忌惮。

    若在之前,张星火断然不会如此,但自从跟着师父习得《十绝武势》之后,她现在的眼界与心境已不可同日而语。

    “他……”

    “师尊姓陆。”

    张星火说完看着又凑过身子一点的闫文昌,冷声道:“我说是因为师尊他没有忌讳,但我不想说的你也别打算逼问。本姑娘和闫总管不熟!”

    “你愿意守在这里就守在这里,有什么其他想法我张星火也都接着。”

    毫不客气的声音让闫文昌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心里有气却偏偏不敢真的发出来。

    闫文昌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被十几岁的小姑娘呛到下不来台。

    唯一让他感觉到能接受的是附近没有其他人看到……

    所以他冷哼一声盘腿坐下来,闭目调息。

    比如试着能不能融掉刺入体内的剑气……

    嘶!

    闫文昌倒吸一口凉气。

    他能清晰的感受到体内那道锋锐的剑气,但自己全身的星源力汇去时却发现完全无法干扰到,就像两个平行世界的人物,可以看到却碰触不到。

    那种超出认知带来的恐惧才是最可怕的。

    算了……

    祈祷那人能归来吧。

    闫文昌又睁开了眼,看着死气被涤荡一空的埋骨地,不知内心为何有种隐隐的期待。

    【我的确自私,但更多的是无力罢了。】

    若是可以改变族人命运,谁愿意这样……

    他的眼神中有些许不甘,又有些许失落。

    张星火注意到了短短时间内闫文昌的气息变化,却没有理会,她径直走到陆泽留下的五柄巨剑之一下,摆出一个古朴的拳姿,闭目体会其中武意。

    三秒之后,进入无我状态。

    感知中忽然失去少女的气息波动,这让闫文昌一惊,随即震撼看向那个少女。

    三秒入定?

    怪物!

    都是怪物!

    ……

    一刻钟后。

    陆泽站在一片巨大的荒芜旷野正中。

    他抬起头,视线里是那道近乎占据全部视野的高塔。

    与其说是“塔”,却不如说是外型与“塔”类似的巨型宫殿。

    那是一座穷尽词汇的建筑。

    雄伟、神秘、狰狞、邪恶……

    一眼注视便再难移开视线。

    它没有坐落在地面,而是悬浮在天空,高耸入云望不到尽头。

    那座“塔”的周围

    近乎实质的黑色在“塔”的边缘蠕动、翻滚,像气体又像液体,却反射着金属般的冷峻光泽。

    浓郁的星源力显化成同样漆黑的颜色,从“塔”的边缘挣脱出来,近乎无穷无尽般化作一道道风暴,逸散四方。

    ranwenranwen

    它是无底洞,它是深渊,又是无尽的能量之源。

    那扩散的风暴中蕴含着寂灭死意和让人丧失理智的疯狂,只是在经过陆泽身边时便化作纯粹的红,成为不死鸟炎绽放跃动的养料。

    陆泽立在天空,就像黑色幕布上突兀燃起的火花,全身跃动的光芒愈演愈烈,虽然渺小,却有着燎天之势。

    “你不是它。”

    陆泽忽然开口。

    下一秒,他的童孔深处浮现凤凰虚影。

    这一次的凤凰虚影不同以往一闪而过,非但没有消散,反而更加凝实,虚影轮廓的边缘还泛起红色的光泽。

    那跃动的红色更甚至从童中蔓延出,扭曲升腾。

    他立于空中,童孔深处燃烧火焰,带着浩荡天威直视高塔。

    ……

    无数黑色在扭曲、交织。

    如极光的斑斓像河流旋绕冲刷。

    吞吐不定的黑暗与光怪陆离的亿万残影。

    忽近忽远。

    忽明忽暗。

    却最终停止在真实与虚妄的交界。

    ……

    “终于……明白了。”

    良久,陆泽开口。

    平静的语气里带着间隔百年的释然。

    还有,让生灵颤栗到灵魂深处的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