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七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萧爷你媳妇又想跑路了 > 第395章 努力哄妈咪回家
    萧可可一周才来上一次课,但一次课三节连着,下课已经傍晚六点四十分。

    学生们涌入食堂,四人决定去外面吃,中途薛佳接到电话要去研究所一趟。

    保密性原则下,她说的是还有工作。

    楼欢开车过来的,说送她过去,薛佳摇头:“不用,我老板就在附近,已经开车过来接我了。”

    “楼欢,萧教授,秦先生,再见。”她称呼了每个人,唯独对顾止萍水相逢般点头。

    顾止脸一皱,人走远后才问:“老板?男的女的?”

    研究生都管自己的导师叫老板,楼欢听过卢教授大名,回道:“男的。”

    顾止眼神微妙:“她老板一定很喜欢她。”

    还亲自来接人。

    他从来不会亲自开车去接自己下属,公司要有急事就打车走报销。看書喇

    “当然了。”楼欢骄傲道,“佳佳刚上大一就得她老板青睐,这么多年都是亲自带的。”

    顾止想了一下,“不会是个老头吧?”

    “也不算。”萧教授金口大开,“五十一,红光满面,声音洪亮,精气神很好。”

    “五十一还不老?”顾止瞠目结舌,这年纪都可以当薛佳的爹了。

    还红光满面……这两人之间的关系肯定不简单。

    薛佳浑身都是学霸气质,是老师眼中的那种好学生,没想到也能做出这种事。

    世风日下啊。

    幸好他依旧一身清正,从不潜规则下属,有人愿意让他潜规则他也不干。

    大家并不知道顾止心里想什么,只是看他眼神有点奇怪,突然挺直脊背干什么。

    比高?

    都是一米以上两米以下,有什么可比的。

    萧可可和秦时安并排走在前面一点,楼欢和顾止识趣地没有去打扰。

    “你怎么会在c大?”萧可可看见他出现在阶梯教室就想问了。

    “他肯定会拿校园招聘会当借口。”顾止悄声和楼欢播报。

    秦时安果然道:“校园招聘会,过来看看。”

    “你看。”顾止一脸了然,“我猜得没错吧?我保证他下面还会说刚好看到一个人和你有点像,进了教室发现果然是你,顺道听个课体验下重回校园之类的话。”

    待秦时安说完,不能说一字不差,但意思一模一样。

    楼欢惊诧一眼。

    到餐厅去之前,顾止都在绘声绘色地猜秦时安会说  什么,楼欢一度怀疑这人是搞游戏解说的。

    包厢里就他们四个,顾止再解说一定会被当事人听到,他倒是识趣,问了大家的忌口专心点餐。

    楼欢手机响了。

    萧声说孩子们想和她视频。

    楼欢起身:“小锦鲤船船要和我打视频,我出去接一下。”

    萧可可:“没事,就在这里接。”

    秦时安:“没关系,就在这里接。”

    异口同声的两人对视一眼,萧可可眨一下眼睛,淡定收回视线,拿起桌上的杯子抿一口热茶。

    秦时安垂眸,笑容在他的眼尾和唇角漾开,如水面上的波纹一圈又一圈。

    顾止捂眼:“我眼要瞎了。”

    “瞎了!谁瞎了?”

    “妈咪是你吗?”

    视频电话正好接通,两个小家伙的脸一块挤在小小的屏幕上,楼欢恨不得张嘴一个咬一口。

    “不是妈咪,是你们秦舅舅的朋友。”楼欢笑看顾止一眼,“受了点刺激。”

    小家伙们放心地“哦”一声,离屏幕远了一点。

    “不能叫秦舅舅了,爸爸说以后叫姑父。”船船小嘴一开一合,“二爷爷和二奶奶也这么说。”

    “纠弟机”小锦鲤上线:“是可能,不是一定啦。”

    萧可可又抿一口茶,秦时安笑意更甚。

    顾止眼不见心为净,被两道小奶音吸引过去,斜看一眼,眼底闪过惊诧。

    楼小姐嫩得像个大学生,怎么孩子都这么大了?女儿和楼小姐长得真像,儿子嘛……

    怎么觉得有点熟悉?

    视屏对面传来一声郑重的“咳”。

    楼欢见两个小家伙抬一下脑袋,突然正经起来,乖乖站好。

    “妈咪,我们想你啦,想你想得不得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呀?你回来……”

    跟参加诗朗诵比赛似的,眼睛还不停往镜头外瞟。

    “妈咪你不回来,我们都吃不下饭,睡不好觉……”

    “爸爸骗人!”船船忽然伸手指控,“我和姐姐明明乖乖的,吃饭香香的,睡觉也香香的!”

    小锦鲤重重叹息一声,跟个小大人似的,看向举着字牌的爸爸:“……完蛋了。”

    哄不了妈咪回来了。

    萧声也觉得功亏一篑。

    逆子啊!

    船船浑然不觉:“不乖的是爸爸!爸爸没有好好吃饭,也没有好好睡觉,我看见的!”

    “我起来,起来……”船船  突然支吾起来,“我就是看见了!妈咪说不乖乖睡觉要打屁股。”

    船船喊妈咪快来打爸爸屁股。

    两天已经过去了,萧声巴不得老婆回来,要是这逆子能力挽狂澜,他今晚就不罚他了。

    而楼欢心道:想得美。

    她看儿子一脸做了亏心事的样,问:“是不是半夜起来偷零食吃了?”

    船船抿嘴往后退一步。

    “有没有刷牙牙?”

    船船又后退一步,手指头搅得要打结。

    “你呀。”楼欢无奈道,“等以后姐姐的牙牙又白又漂亮,还整整齐齐的,你的又黑又丑,还爬满虫虫就知道错了。”

    一听到有虫虫,船船立马知错,拉着奉雪说:“我要去刷牙牙,你抱我,我腿小跑不快!”

    只要他跑得快去刷牙牙,虫虫就追不上!

    小锦鲤:“是叫腿短,不是腿小。”

    视频两边都是笑声,老父亲萧声还很欣慰,女儿的刀子终于不只扎自己一个了。

    船船去刷牙了,小锦鲤还在视频里,萧声在镜头后面悄声教儿女:“问妈咪什么时候回来,我们去接她,什么时候都可以。”

    压根算不上悄悄话,不用女儿说楼欢也能听得清楚,只是低沉磁性的嗓音里,多了几分小心翼翼。

    楼欢快要心软了。

    “妈咪还不知道,妈咪要是回去了会告诉我们小锦鲤的。”

    “好哦。”

    菜上桌了,小锦鲤懂事地和妈咪说拜拜,萧声转过手机,镜头对准自己。

    “老婆,早点回来。”

    便挂断电话。

    楼欢放下手机,对上顾止惊愕的神色:“萧夫人?不是重名啊?我以为楼小姐的名字只是恰巧跟萧夫人重名而已。”

    “萧夫人失敬失敬,我以茶代酒,敬您一杯。”顾止端杯普通的茶,跟端皇帝御赐的酒一样。

    他一口干了。

    楼欢阻止的话咽回去,回敬一杯茶。

    没人喝酒,都喝茶喝果汁。

    用顾止的话来说:“喝什么酒,现在不是喝酒的时候,等到时安和萧医生结婚,要多少有多少,想怎么喝怎么喝,他们喝交杯酒,我们喝喜酒。”

    他自来熟,但懂分寸。

    就像他的名字一样,点到为止,不会让人尴尬,又能激起人的旖旎小心思。

    萧可可这会拿着茶杯,稍一愣神,就看成合卺酒杯了,手掌心微微发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