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宁灿的能力并没有这位神明的强大,达到接近于禁魔这种程度。

    此时,正值信徒骚乱之际,诸神殿的人忙着镇压之前扰乱的人。

    一道剑光忽然出现,眨眼之间,便已然临身。

    这一剑惊艳绝伦,深谙刺杀技巧。出其不意却又果断凌厉,在神明反手镇压众人的此刻,正是精神放松的时刻。

    以至于面对这一剑,似乎有些反应不过来。

    但这一剑还是被拦住了,先前带领众信徒念诵祭词的那位白袍主教,挡在了神明的面前。接近石化的肉身,死死的卡住了这一剑。

    用生命,用肉身,挡下了这一剑。

    一位中年男子出现在场中,淡漠的眼神看着自己这一剑被挡下。他并没有什么失望的情绪,或许本来就对这一剑没有抱多少期望。

    “弑神会恭迎神明临世,这一剑便是礼物。之后,更会有大礼送上。”

    中年男子弯身说道。

    确实如他所说,这就是一份礼物。包括之前元沧海的布局也是,在神明没有完全临世的情况下,这些都不会造成多少伤害。

    最多就是把他逼回去,等十天半个月再出来。

    只是这样的话,会对神的威信造成巨大的打击。

    “我很期待。”紫色的光形人点了点头,随即有浩渺的声音响起。

    话音落下,他伸出一只手,对准了被一剑洞穿胸膛的白袍主教身上。

    “神权——生命轮转。”

    长剑在白袍主胸口被迅速被分解,这并非由元素直接构成,而是真实的一把剑,同样被分解。

    被洞穿的胸口则肉眼可见的愈合,很快完好无损。

    神明展现出来的手段,令人震惊。

    身穿白袍的主教激动到颤抖,立刻跪在地上,“感谢神明的再次赐予的生命。”

    随即,跪在地上更加虔诚的念诵着祭词。

    无数信徒们见状,见识到了神明翻手天翻地覆,一念转换生死的伟力。心中坚定的相信神明之伟大。

    他们不再管刺杀者,凡人如何能够弑神?

    他们认为,这都是对他们信仰的考验!

    弑神

    会的中年男子独身站在原地,环顾了一圈,嘴角勾勒出淡漠嘲讽的笑容。

    “愚昧无知,神明不过是汲取我们养分壮大的敌人,你们却跪在地上向他祈祷。”

    没有人搭理他,信徒们依旧虔诚的念诵祭词。原先反抗的人,此时也忍不住怀疑自己做的是否正确。

    神明并没有搭理他,盘坐在地上,身上耀眼的紫色逐渐内敛。

    慢慢的,已经可以清楚的看见一个人形。当紫光完全内敛,露出人的面貌时,便是这位神明真正临世之时。

    弑神会的中年男子手指微动,但他按捺了下去。

    “还不到时候。”他对自己说道。

    他转身离开,没有人阻拦。

    元皇屏住气息,安心等待,手中紧紧握住元极棍,蓄势而发。

    宁灿知道事情严重,手中千星凝聚成剑,同样积蓄剑势。

    神明刚刚临世,还无法立刻恢复,新生的身躯也还脆弱,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在无数信徒的念诵下,紫光终于内敛,露出一个俊逸青年的面容。青年穿着一身紫色长衫,慢慢睁开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