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城的郊外,一片荒野中央,竖着一根巨大的战旗。上面记录着一万年前的龙皓晨在此地进行的战争。

    战旗记录了战争的过程以及始末,还有其中有杰出贡献的将士。

    战旗历经万年而不朽,大风猎猎,战旗扬起,吹动一万年英魂不朽。

    这是元城一处著名的历史遗迹,历史记载曾经的这里是一处城池,而今只留下四周的一些断壁残垣。

    无声的诉说着万年前曾存在过的辉煌。筆趣庫

    元城在遗迹周围画圈,有守卫驻守,除了观瞻之外,不允许任何人随意进出这里。

    但这一晚上,战旗之下跪满了无数虔诚的信徒,恍惚间,已经残破的古城仿佛又重新热闹了起来。

    至于原本驻守在这里的士兵,已经全部“消失”掉。

    天上,黑夜无星,夜幕如同一块黑布遮住天空,暗夜无光。

    地上,竖起无数火把,驱散黑夜的同时,如同蛮荒的人类举行仪式。

    “虔诚的信徒们,我们都知道我们是因为什么站在这里!因为信仰,因为神明!让我们一起向伟大的神明祷告,请求神明现身!”

    身穿白袍的诸神殿人员高举双手,大声呼喊。

    无数元城人跪在地上,虔诚的呼喊。

    随即,在诸神殿的带领下,所有人念起祭祀神明的祭词。

    而在躲在远处的宁灿眼中,他看见这些人头顶都升起一团亮光,飘向战旗下方。

    无数的信徒,升起无数的亮光,汇聚成一片光的海洋,通通汇聚在战旗的下方。

    “那是什么?”宁灿不解。

    “探索未知的勇气,奋发向上的进取,保家卫国的担当,以及自强不息的顽强。总结就是,一个人的精气神。”

    元皇站在宁灿旁边,平静的说道。

    他在调整状态,最适合战斗的状态。

    “那这些人会死吗?”宁灿问道。

    “不会,不过失去了这些,这些人也跟废了差不多。这是一场祭祀,像神明贡献自己最忠实的信仰,怎么贡献?交出自己最这珍贵的东西!”

    “大部

    分祭祀都不会要人性命,但失去了这些,与死亡何异?神明真的能扛起守护这些人的责任?”

    “那祂连同这些信徒的生命一起吸收,岂不是更好?”宁灿问道。

    元皇摇了摇头,“神和神是不一样的。”

    神和神是不一样的,就和人和人不一样。有人善良,也有人邪恶,更有人踩在善恶的界限中间,等待一念之差。

    神明是一个群体,这就不能以一个单一的标签去衡量祂们。

    但无一例外,他们都是敌人!

    无数的光不断汇聚,战旗之下,渐渐出现一个紫色的光形人影。

    “真的出来了。”元皇吸了口冷气,一旁的宁灿脸色也凝重起来。

    直面神明,就在今日!

    元皇知道诸神殿的人有动作,只是这样对神明来说其实没有必要,他没必要提前现身。因为这样会有隐患,但这位神明还是提前出场了。

    原本还有大概半个月的时间,他可以直接重塑身躯。

    但他还是回应了这份信仰,一旦这个过程他的身躯被打破,他就将再被封印至少二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