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黑略微沉默,他承认最开始是有些被震撼到。一直以来以为的妖兽,应当茹毛饮血,应当愚昧无知。

    却不想,已经悄悄发展到了这个程度。

    这和外面那群不时就要陷入狂暴状态的完全是两个状态。

    但是,要说有多好,其实也就那样。

    模仿九州的人类文明,想要照猫画虎,反而画的跟狗一样。

    不说别的,宁黑光看这里所有的人居住的树屋都是一样格局的大小,就知道他们处在一个问题很大的理想文明初期。

    妖族应该是看不上人类那套,想要实现绝对的公平公正。就来这位在妖族中地位非同寻常的妖兽先知,住的地方,也和普通妖族没有什么区别。

    可是,要知道一点,最大的公平就是不公平。

    如果我天赋卓绝,我努力奋斗,最后过的却跟普通妖族一样,那我努力的点在哪里?

    真当每一只妖兽都能为了种族燃烧自己?

    好,这一代可以?下一代呢?下下代呢?

    不合理的文明制度必然会爆发矛盾,妖族要走的路还很长。

    “那么,你邀请我来到底想谈些什么?为了给我展示一下你妖族的文明吗?你知道我来的目的。”宁黑问道。

    “当然,当然,宁小友莫急嘛。”

    白逸高深莫测的笑了笑,一派大佬的气度,“我知道你是关心元城的事情,我也说过,在这件事上,我妖兽是和你们人类是站在一条战线上的。”

    “噢?”宁黑不见兔子不撒鹰,态度不置可否。

    “不过在这之前,宁小友要先了解一些很多隐秘,你实力增长太快,很多九州的隐秘,你都还没来的及知道。”

    “你说。”宁黑的提起了精神,妖族存在万年,必然知道不好自己不知道的隐秘。

    “宁小友知道,元城面临的真正的危难是什么?以及元家一直以来肩负的责任吗?”白衣高深一笑。

    “知道,一位神明嘛。元家负责镇压祂。”

    听到居然是这个,宁黑肉眼可见的失去了一些兴趣。

    “诶?你知道?元家把这个告诉你了?”白逸一愣。

    这种事

    情不是绝密吗?

    哦对,知道的人太多了已经,算不上绝密了。

    眼看宁黑的快要失去兴趣,白逸连忙说道,“那你知道,是谁镇压住那位神明的吗?并不是元家的初代家主,他还没那个实力。”

    “始帝龙皓晨。”宁黑叹了口气,已经没什么兴趣了。

    之后不会再说造神计划的秘密吧/

    龙皓晨说神明都是敌人,再结合邪神使说他留下的神器,基本都是用神明的尸骨打造。

    那封印的人简直昭然若揭。

    白逸再一次愣住,“这个你也知道?”

    在九州,但凡和神明扯上关系的,都是绝对的隐秘。没点实力没点人脉,根本不可能知道。更不用说始帝封印神明这种事了。

    如果白逸知道邪神使蹲在元城,那他能猜到是谁告诉宁灿。但是他不知道。

    邪神使对于看戏有着良好的职业素养,没几个人知道他为了看戏跑去元城当观众了。

    略微沉默之后,白逸叹了口气,“既然你都知道,那我就直接开门见山了。”

    “我们妖族同样不希望神明复苏,所以我说妖族和你们人类在这件事上出于同一条战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