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七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视频通古代:开局盘点十大贤后 > 第311章 清廷封杀令
    公元1620年,58岁的袁可立得以沉冤昭雪,同年八月起用尚宝司司丞。

    次年二月,升任尚宝司少卿,三月,奉旨祭祀历代帝王及孔子祖陵,五月,奉命回河南祭祀山陵,七月,升任太仆寺少卿。

    同年,边疆多事,后金努尔哈赤崛起,辽沈、广宁相继失守,辽东沦陷,百官视关外为死地,无人愿往辽东。

    别人不敢,袁可立却不怕,祭告山陵回京后,立刻给刚刚即位的天启皇帝提了七项建议。

    收拾残兵、出奇制胜,明信赏罚,以振军纪,谨慎防守,稳固边疆,整治京营,积蓄钱粮,破格用人!

    奏疏呈上,皇帝全部采纳!

    次年三月,袁可立升任通政使司左通政署司事,与首辅叶向高等二十人充廷试读卷官,侍经筵。

    取倪元璐、黄道周、王铎等36人为翰林院庶吉士!

    这一年,袁可立除了和孙承宗一道担任殿试考官外,还以左通政代通政使身份成为天启皇帝的老师。

    有一说一,天启不管是明君还是昏君,至少他这两个老师是真牛批,孙承宗史书单独列传,袁可立……好吧,他被除名了!

    当然,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了帝师的身份后,袁可立出镇登莱、位列中枢总算有了基础。

    那时节,后金占领辽东半岛及沿海岛屿后,对明朝的威胁日趋严重,有识之士纷纷出谋献策。

    表示登莱之地,靠近旅顺口,实为咽喉要道,必须要有一员大将,领水陆兵驻扎,才能让人安心。

    皇帝表示赞同,但是无人可派,本来熊廷弼挺合适,奈何这家伙脾气爆,四处树敌,又是卷入党争,又是和巡抚王化贞不合,兵败后金。

    回来后,两人齐齐高唱铁窗泪,王化贞背后有人保,崇祯五年才死,熊廷弼穷鬼一个,挨刀了,天启五年处死,传首九边,家破人亡。

    前车之鉴还在蹲号子,满朝文武谁敢跳出来赶赴辽东、登莱?

    无奈之下,天启皇帝朱由校只能把两个老师,孙承宗、袁可立派往边关,孙承宗负责守关,袁可立负责总镇登莱,出兵辽东。

    接到任命,袁可立没含糊,立刻出发,但运气不咋滴,路经金乡时遇上了白莲教乱军。

    老人家不仅不怕,反而有些兴奋,带着家丁就往敌营发起冲锋,连他60岁的夫人都亲上战场擂鼓助阵,上演了一幕韩世忠与梁红玉,虽说,他俩应该算老年版……

    随后,袁可立传檄征调七千登莱兵,协同山东巡抚赵彦……咳,合力剿灭乱军,只诛首恶,胁从不问,令流民各自归乡。

    打完白莲教乱军后,袁可立马不停蹄赶赴登莱,厉兵秣马,用戚继光的练兵方法,练出一支五万人的水

    师陆战大军。

    嗯,戚继光的练兵标准就是,水军先习陆战,必须保证水陆两栖作战都行,水上、陆地上都能打硬仗。

    同时,袁可立积极打造战船,也不多,就搞了四千艘!

    他任登莱巡抚那段时间,是登莱武备最为强盛的时候,沿海遍设炮台,登莱成功被他打造成了辽东前线的海岛基地。

    招抚流民,屯兵海岛,步步推进海上防御,逼得努尔哈赤只能蜷缩辽东,无法进兵山海关一线。

    积极发展武备的同时,老人家也没忘了发展经济,在他的治理下,士农工商安居乐业,登莱军镇,一时倒更像一个繁华都市。

    他运筹帷幄,以悍将毛文龙、大将沈有容、张盘率水师纵横辽海各岛,战线绵延千余里,多次挫败后金对明朝沿海一带的侵扰。

    更牛的是,这位老人家凡是遇到运输船队经过,都要调兵保护,努力保护琉球、朝鲜的海运畅通,开创了华夏军队国际护航的先河历史。

    时间来到公元1623年,即天启三年,这一年,努尔哈赤下令大肆屠戮旅顺、金州、复州一带的百姓。

    闻讯后,袁可立随即令登莱水师出海,联络诸岛,收复旅顺,以图解救辽东境内的百姓。

    同年三月,他亲自挑选精兵3600人,令总兵沈有容为将,出兵旅顺、皇城、广鹿、平山等岛。

    令副将李性忠率领数千兵马,出兵固榆关,联合东江镇毛文龙,袭击后金各处城池。

    后金见此,主动放弃了金州、复州,全力防守盖州。

    漂亮,目的达到,老人家挺开心,毕竟他这份布局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震慑辽南四卫,暗中策应后金复州总兵刘爱塔反正归明。

    刘爱塔是什么人?其本名刘兴祚,是努尔哈赤跟前的大红人,同时也是努尔哈赤非常看中的女婿,深受信任,在后金负责统御辽南四卫。

    但就是这么一个人,却让袁可立策反了,此举简直是把后金的脸面踩在脚下,狠狠践踏。

    也无怪乎清朝这么不待见袁可立,毕竟这事儿太丢脸,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言归正传,同年六月,袁可立设计策反刘爱塔后,令沈有容、毛文龙、张盘等人率军收复旅顺。

    同时连克金州、复州、盖州三卫以及红嘴堡、望海堡、永宁堡等战略要地,收复辽南海岛疆土千余里。

    膏腴之地失而复得,后金占据的辽南四卫,顷刻间只剩海州一卫之地,吓得后金主动放弃沿海四百余里土地。

    辽东这盘棋再次让袁可立给盘活了,登莱、旅顺、皮岛、石城因此连为一条弧线,对后金形成了一道大大向前延伸的屏障和包围圈。

    一场大胜,不但解除了后金对山东半岛的

    军事威胁,也令明朝的千里海疆重新得到稳固,形成了对后金的海上军事封锁,加重了后金占领区内战略物资的紧张状况。

    同年九月,后金再次大肆侵略旅顺和金州、复州,掠夺秋粮,汉奸李永芳更是带兵四面出击掳掠百姓。

    对此,袁可立的办法是,令大将沈有容找机会乘风纵火,一次性烧了李永芳抢到的秋粮。

    于是,同年十月,愤怒的后金再次调集军队反扑明军,然后,袁可立利用辽东汉人对后金的痛恨,令明军在复州、永宁、金州、旅顺一带设伏,乘夜以火把袭城。

    于松山诸处以火箭烧毁敌营,彻夜透明,杀声震天,后金大败而去。

    公元1624年,即天启四年正月,后金趁海面结冰的机会,出动上万铁骑绕袭旅顺,以报袁可立火攻之仇。

    袁可立闻讯后,令张盘率军在旅顺城外险关设伏,令沈有容率水师游离于沿海各岛间奇袭策应。

    明军在张盘的带领下死守城池,直到火药用尽,仍旧坚守不降,后金无计可施,遣使议和,被张盘斩于军前,后金大败,落荒而逃。

    可惜,同样是这天启四年,袁可立被迫卷入党争,无奈离职。

    这之后,沈有容跟随袁可立离职,张盘战死疆场,孙承宗独木难支,后金没了后顾之忧后,掠觉华、攻宁远,玩议和、断邦交,时不时就来撩拨一下明军。

    再之后,袁崇焕杀毛文龙,彻底拔除后金背后芒刺,接着东江溃散、登莱兵变,朝鲜又残,明国再也无力收复辽东。

    袁可立主持的登莱战区无意中却成了明清战争史上屈指可数的,主动出击收复失地的正面战场。

    这一未遂兵变对后金军心打击是空前的,一时汉官降将瓦解殆尽,后金的伪军体系和情报系统被摧毁殆尽。奴”心腹溃而羽翼剪,诸伪将当人人自危矣。

    公元1629年,毛文龙被袁崇焕所杀,同年,清军首次兵临北京城下,即著名的己巳之变。

    公元1633年,失去主帅的毛文龙部兵卒发动登莱兵变,将袁可立苦心经营的登莱防务彻底搞崩。

    同年,闻讯后的袁可立心力交瘁,于家中溘然长逝。

    公元1645年,清军南下攻破金陵,袁可立的儿子袁枢,此前奉命前往浙江、福建、广东催督粮。

    哪想到再次回到金陵时,这里已被清军攻破,袁枢眦裂发怒,与好友越其杰绝食数日,忧愤而亡。

    清朝乾隆四十二年,他的传记、著作尽数遭到禁毁,甚至于仅仅和他有关系的《节寰袁公行状》以及和岳飞有关的《岳鄂王精忠祠记》也同时遭受清廷封杀令。

    相隔五百年,两位抗金英雄却在这么个时间不期而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