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七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天启预报 >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敌人
    就好像,只是一瞬间的恍惚,就已经度过了漫长的时光。

    在天狱堡垒之上,槐诗愕然的抬头,跳望着破碎的天空和眼前的地狱——明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一切都变得不同。沉浸在了毁灭之中。

    当无以计数的火焰从大地之上升起,跨越了天穹之上的重重裂隙,又归于大地时,便有火焰从脚下的地狱中咆哮着升起。

    触目惊心的灼红舞动着,渐渐覆盖一切,漆黑的浓烟在巨响和崩裂声中弥漫,缭绕在天穹的裂隙之上。

    原本的明朗的一切失去了色彩,变作了猩红和漆黑。

    火焰和血,浓烟和尸骸。

    世界变得如此丑陋。

    当现境的力量在彩虹桥的传送之下,开始层层推进时,波澜便将一切吞尽。

    而就在那之前,一颗又一颗钢铁种子,就已经随着长程导弹的喷射而落向了深渊的领域中。

    」一百七、一百八」

    槐诗一开始还试图计数,可很快,便已经放弃了这徒劳的想法。

    只有被称之为聚变的反应,如同雨后春笋,不,如同暴雨一样,从大地之上不断的升起。

    倾尽了深渊开发局的历年的库存,为了让这一份力量在地狱中完成,不惜将整个现境的炼金术师彻底征召,以未曾有过的恐怖效率,在开战的时候,完成了这一份不限量放送的免费毁灭。

    就好像要将整个现境的热核武器都倾斜在这片战场之上那样,毫无保留。唯一限制这一份破坏力的,只有大秘仪的辐射范围和炼金术师们的转化工作而已。

    现在,是收获的时候了。

    就好像启示录中的天使吹响了号角。天上的星辰坠下,如同熟透的无花果被风吹落,天如书卷收缩,雹子和火掺着血,落在地上,焚烧的山峦落入了海中,而大地抖动如毡毯。

    而在荷鲁斯之上,震耳欲聋的巨响在不断的升起。

    整个天狱堡垒都笼罩在震荡中,不断的抽取着现境的源质供应,再然后,唤龙笛全功率发射!

    巨大的十字瞄准框在大地之上如怪物一般的移动,掠食,锁定了每一个沿途之上的深渊聚落和壁垒,再然后,将一切焚烧殆尽的烈光轻描淡写的扫过,只留下一道道就连烧化了的裂谷。

    而这只不过是风暴中的一缕。

    美洲的太阳历石、东夏的纯钧、俄联的圣罚乃至罗马的皇帝之怒……密集到令人室息的覆盖式攻击,近乎从每一寸大地之上犁过。

    而当这狂暴的攻势袭来时,深渊也毫不客气的还以颜色!

    血海中升起的巨树,灾云之中落下的雷火,巨人之影、亡国律令,统治者的威权,亦或者是巨型战争武器的炮击…

    在这早已经超过了承受范围的恐怖打击之中,地狱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裂,剧烈的震颤中,徘徊在崩溃的边缘。

    可同时,又被三大封锁和深渊威权的力量束缚着,甚至不容许它崩溃。

    哪怕还未曾短兵相接,可毁灭的交锋却早已经开始。

    破碎的天穹之后,深渊的黑暗中,火光此起彼伏,不断的有庞大的阴影和战舰从深度之间坠落,砸在大地之上。

    如同焚烧的星辰一样。

    而就在这庞大到笼罩一切的毁灭里,天狱堡垒仿佛一叶孤舟一样,在海潮之中不断的起伏,躲闪着来自深渊的打击。

    自大秘仪的庇护之下,缓慢的,向前,如同被西西弗斯渐渐推向山顶的巨石。

    翱翔的钢铁城池自暴雨的冲刷之中震颤,沸腾的冥河之上遍布涟漪,近乎已经无法承受着从天而降的打击。

    可即便是如此,依旧未曾减缓速度。就在天狱

    堡垒的最前方,槐诗凝视着那铺天盖地的,渐渐向着自己奔流而来的毁灭潮汐,近乎室息。

    整个世界,已经变成了战场。那些令他为之瞠目结舌的力量被尽情的挥霍着,缔造毁灭和死亡。

    在这庞大的洪流冲撞之下,一切都变得宛如草芥。

    不论是升华还是凝固,受加冕者还是统治者,亦或者是东君…他们只是庞然大物脚下的蝼蚁。

    这是现境和深渊交锋的模样。

    不惜焚烧着自己所能延续的时光,将海量的修正值舍弃,现境真正的爆发出这一份沉寂的力量…

    他们正在向着深渊作战!

    彩虹桥的光芒不断的喷薄,向着大地,投下看不到边际的军团,逆着深渊的打击,向前推进。

    巨型的捍卫者装甲践踏着焚烧的大地,穿行在了足以令人瞬间衰竭的辐射和无数深渊所缔造的毒素、沮咒之中。

    四具机炮在轰鸣中运转,横扫,跨过了地上的血泊和尸骸,同巨兽搏杀在一处。

    而就在深渊领域的最前方,现境的打击之下,一个巨大轮廓从浓烟和迷雾中浮现,轰然向前。

    就好像,庞大的岩石巨像一样。

    浑身笼罩着秘仪和祝福的漆黑石人头戴着宝石之冠,轻而易举的撕裂了吹拂的狂风和气浪,将地面部队投射而来的导弹和机炮视若无物。

    只是怒吼着,向着眼前的战场,向着现境,投出了手中的武器。那庞大的石剑脱手而出。

    在火焰中破空而去,深深的楔入了大地之上,如同墓碑那样,耸立!

    「懦夫,来,同我厮杀!」

    统治者昂首,咆哮着,发出挑战:「我的敌人在哪里!你们的头领在哪里!把他的灵魂交出来!」

    无视了险恶的战况,轻蔑的俯瞰着眼前的敌人,向着整个现境,发起了阵前挑战!

    向着他们的指挥官。

    「…想什么呢?」

    天狱堡垒之上,槐诗俯瞰着,忍不住想笑,摇头,可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这一次,真的有彩虹桥的光芒,

    从天而降。

    如此的耀眼!

    通天彻地的光流之中,现境之力的统帅者,缓缓的从其中,走出!

    看不出岁月的折磨和衰败,那苍老的身影依旧挺拔,遍布面孔的皱纹如同石隙一般,让人错以为是钢铁的皱褶。依旧,握着自己的圣碑之枪。盎然挺立在深渊的对立面,现境万军的前方!

    当那一双带着隐隐白翳的眼瞳抬起时,却照不出眼前的敌人,好像所面对的只有一片虚无那样。

    面无表情。

    ——天敌阿赫,上阵!

    「卧槽?」

    瞬间的寂静里,槐诗险些站不稳,下意识的蹲下身,想要看的更清晰一些,难以置信。

    可同样的寂静里,就连炮火和巨响都被遗忘的短暂空隙中,石人却终于从呆滞之中反应过来。

    再忍不住,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统治者大笑着,前合后仰,几乎快要笑出眼泪来:「现境没有男人的么?竟然让一个女人来做统帅?

    喂,你们看到了么?这个老娘们,就是我的敌人。」

    伴随着他的话语,深渊的阵列中,嘶哑的笑声如潮水那样扩散开来。

    天狱堡垒之上的槐诗脸色渐渐阴沉,正准备伸手,可手腕却被身旁的人抓住了。

    那是逆转了弥赛亚之奇迹之后的天敌撒旦叶。

    中年的修士拦在了他的前面,微微摇头。就在槐诗张口想要说话的时候,他的目光

    ,已经看向了下方的战场。

    带着期待和戏谑。

    如此愉快。

    在这死寂之中,现境最老的天敌无言,只是拖曳着自己的长矛。向前。

    一步,两步,三步!

    轰鸣声响彻天地,那是长矛和大地摩擦时所迸发的巨响。数之不尽的火花从长矛之上扩散开来,好像整座山峦在巨神的手中划过了大地,暴虐的施以破坏。

    天地剧震。

    风暴自虚空中掀起。

    紧接着,又被轻描淡写的撕裂,被更强的力量。

    世间只剩下那冰冷如月的凄厉之光。横扫!

    还在狂笑的统治者甚至未曾反应过来,便陷入了呆滞,茫然的想要低头,却看到血色从自己的脖颈之上井喷而出。

    转瞬之间的交错,一切无关紧要的细节仿佛都被尽数裁去。

    只留下唯一的注定结果。

    那是,即便是槐诗也要为之惊悚和赞叹的

    ——斩首!

    现在,当那一颗如同巨石一般的头颅滚落在地,浴血的天敌践踏着跪倒的尸体,俯瞰着眼前的深渊。

    那一张自从开战以来都漠然肃冷的面孔,仿佛在血色的侵染之下,露出了笑容。

    如此的轻蔑。

    「你们,想要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

    阿赫昂首,质问:「我来告诉你们,你们这帮深渊的畸形儿,地狱里的怪胎——」

    「因为我的国王,已经看见了汝等的灭亡!」

    「今日,深渊将自现境的威光之下颤抖,而汝等将在此处焚烧殆尽!」

    沙哑的声音有如雷鸣,轰然升起,回荡在战场之上,蹂躏着每一个不自量力的灵魂,施加苦痛,将灭亡的预言刻进他们的骨子里:

    「这便是汝等唯一的结果,汝等之丑陋生命最相称的卑微结末!」

    那一瞬间,伴随着法老王所做出的预言,自雷鸣呼和的回荡里,阿赫的手中圣碑之枪高举而起。

    瀑布一般的月光奔流其上,环绕,化为了仿佛要笼罩整个天地的旋涡。令大地为之哀鸣和崩裂。

    如是,自万军之前,将此一击,投向了深渊。

    自那璀璨而晶莹的月光引领之下,毁灭的风暴前突。

    没有巨响,没有轰鸣,只有悄无声息的凋零和灭亡,所过之处,像是无形的死亡之镰收割,不论是什么样的军团、大群、畸变种,亦或者是堡垒和防御……尽数如同泡影一般,碎裂,消失无踪。只剩下满天飞灰,自雷鸣的余韵之中升起,落下,这便是它们最后的残骸。

    可长枪依旧在突进。

    跨越千万里,一直到,没入深渊的更深处…消失在槐诗的观测范围之内,还没有停下!

    就好像,要贯穿整个地狱——槐诗努力的,想要合上嘴,却难以掩饰呆滞的模样。

    就好像杀鸡一样的捏死了一个统治者之后,又轻描淡写的投出了如此恐怖的枪…

    换成东君状态的槐诗阻拦在前面,恐怕躲不过的话,也要重创!2而阿赫,她甚至还没有解放!

    完全就是常规形态。

    「这就是天敌么?」

    他轻声呢喃。

    "不不不,即便是天敌一般也没有这么离谱的来着。」

    撒旦叶的轻声感慨:「老太太终于动真格的啦早十几年,我可是听着她的传说长大的。

    在她还年轻的时候,就已经是法老王之刃,在我还没诞生的时候,她就已经成了传说。」

    现在,他们所看到的,不过是往昔无数战绩的重现。

    仅此而已。

    作为当世最古老的天敌,难道真的是因为活得长么?

    这一份即便是令同为天敌的其他人也要为之尊崇的力量,才是主导大局,指挥切的根基!

    「她和兵主哪个更强?」槐诗实在忍不住八卦的冲动。

    撒旦叶没回答,斜眼看着他,像是看着个傻缺一样,无奈摇头:「你觉得统辖局会闲着没事而让他们俩打一架?」

    槐诗尬笑,正准备说话,却看到,撒旦叶的视线落向了地狱的尽头:「继续看吧,槐诗。」

    他说:「那才是重头戏呢。」再然后,槐诗就听见了灾云最深处,愤怒的咆哮!

    当他抬头的时候便看到了,那已经跨越了整个地狱,撕裂无穷灾云,飞向战场尽头的圣碑之枪!

    还有阻拦在它前方的侏儒王。

    「放肆!!」

    寒血主咆哮,无穷猩红冻结如铁壁,拔地而起,又在圣碑的冲击之下溃散,只不过拖延了一瞬。

    可一瞬的空隙,便足以令侏儒王阻挡在了圣碑之枪的前方,毫不保留的全力一击,要将呼啸而来的月光阻挡在外。

    可紧接着,在爆发的月光之下,仓促之间的寒血主竟然也被那狂暴的冲击所推开,无从阻挡。

    展露出了这一击的,真正目标!

    凭借着碎散的月光,槐诗终于窥见了端坐于黑暗尽头的庞大轮廓,那仿佛充斥了天地之间的庄严身影。

    不由得,眼前一黑。

    好不容易,吞进肚子里的一句卧槽,再忍不住脱口而出。

    那是…

    ——雷霆大君的御座!

    当月光和死亡从天而降俯瞰一切的地狱之王终于抬起了眼瞳。

    「预言?命运的奴隶也能看得见未来么?」

    深渊至强之主宰伸出了手,向着从天而降的武器,装饰着一枚枚华丽戒指的手指展开,握紧。

    轻描淡写的,将天敌的一击,握了手中。

    桎梏着那桀骜不驯的月光。

    任由它不断的挣扎,却难以从这近乎宿命一般的恐怖加锁中挣脱。

    「凡物之眸,穷极远眺,却只能映照幻象。」

    大君垂眸,抚摸着长枪锋刃之上那庄严的图腾:「现境人,你们沉浸在自己的狂想和梦里,所能看到的,便只有不切实际的臆想。

    看的越多,错的路,就走的越远--"他说:「梦该醒了。」

    啪!

    圣碑之枪,自五指之间,无声溃散,

    只留下一缕如同美梦逝去的荧光。

    全军向前。

    大君凝视着远方,那个不自量力的挑战者:「让我看看,现境所谓的命运,究竟是否能与巨人为敌?」

    -WAP..COM-到进行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