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七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轮回丹帝 > 第2519章 尘埃
    想要晋升至尊,这无疑需要有充足准备。

    这一步,武者已渡完天劫,需要没什么障碍。

    但这一境界,力量跨越幅度会那么大,显然不可能那么简单。

    而晋升至尊最大难题,就是化天。

    武者在洞天境时,开辟自己的洞天。

    渡劫境时,则淬炼自己的元魂。

    而至尊境就是将元魂,与洞天融合,使得元魂成为洞天之主宰。

    武者开辟洞天,其实就是洞天的创世者。

    但创世者和主宰是不同的。

    比如传说中,祖神开天辟地。

    可最终,祖神开辟辟地后却陨落,并未主宰天地。

    主宰天地的,是后来的第一代天道。

    所以,成为洞天主宰并没有那么容易。

    这需要将元魂,真正化为洞天的天!这已相当于,触摸到一部分天道的领域。

    正因此,这一境界被称之为“禁忌”。

    当然,这触摸距离真正的天道差的太多,只能算是触摸到皮毛的皮毛。

    这对凌云来说,似乎不难。

    毕竟凌云的云雾世界中,早已拥有云雾天道。

    这都不是天道皮毛,而是真正的天道。

    但事实上,云雾天道与凌云自己的命魂,是不同的。

    云雾天道更多的,是凌云前世心血凝结。

    而他如今的命魂是这一世的。

    那么,凌云要如何主宰云雾世界?

    在其他人看来,这似乎是一道无解难题。

    凌云却早有思路。

    方法就是,他凌驾于云雾天道之上。

    这点是他在创造云雾天道时,就已经思考过的问题。

    他是云雾天道,但云雾天道不是他。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三为天地人。

    二为阴阳。

    一其实就是天道。

    凌驾于天道之上,则是做真正的道!如何才能做到这一点?

    别说现在的他,就算前世的他,也不可能做真正的道。

    至今为止,他都不知道真正的道是什么。

    连天道他都还没摸透。

    要知道,云雾天道现在都还只能算生幼生天道。

    所以,这似乎是一个无法抵达的目标。

    不过凌云可以取巧。

    他无需明白什么是道,只需去做就可以。

    就好像,一个普通农夫,不知道曲辕犁的真正原理。

    他不知道曲辕犁为何会更省力,为何用起来效率会更高。

    但这不妨碍这农夫将曲辕犁打造出来。

    凌云不知何为“道”。

    但他见过“道”。

    前世,他会被玄女得逞,有一重要原因,是他在追寻传说中的无上之境,也就是道。

    结果他失败了。

    可在死亡之时,他是真的见到了“道”。

    凌云无法忘记那震撼的一幕。

    死亡时,他意识模糊。

    在这模糊中,他看到了一个黑点。

    下意识他的意念,去触摸那个黑点。

    紧接着,那个黑点轰的爆炸。

    然后他就“看”到了无尽的岁月。

    在这无尽的岁月中,他“看”到了日月星辰诞生,看到了生命从无到有。

    他看到了,浩瀚无垠的星空中,有着无数的世界和文明。

    有的世界文明生机勃勃,更有无数丧失世界的文明。

    最让人震撼的,往往不是新生,而是毁灭。

    凌云目睹一个有一个,丧失世界的文明,还来不及抵达新的世界,就彻底灭绝。

    纵然一些抵达了新的世界,也被各种外力摧毁。

    浩瀚历史中,每一个圣人和罪人,都曾是一缕阳光中停留过的微尘。

    无尽岁月中,每一个文明和邪恶,都曾是一缕道霞中漂浮过的蜉蝣。

    凌云为之震撼,亦为之震撼。

    那一刻,他真正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

    神帝又如何。

    神的文明又如何。

    谁能知道,在那道霞之中,见证多少类似存在,和类似文明的兴亡。

    也正因为震撼,他的记忆无比深刻。

    他是他心灵深处,最深的烙印。

    那么,凌云要做的,便是将这道烙印,烙印在云雾天道之上。

    而其中难题,在于这需要庞大能量来支撑。

    云雾世界是顶尖中武世界。

    如此一来,他就需要抽空另外一个同等级世界的能量,来支撑这个过程。

    很显然,一时半会凌云是能找到这样庞大的能量来源。

    当然,他内心其实已有计划。

    不过此刻,凌云还是决定先去散散心。

    毕竟他刚完成一次大的晋升,需要适当放松下。

    他想了想还是去黑市。

    路过其中一个坊市时,凌云发现这坊市颇为热闹。

    “福丹师,求您救救我儿子!”

    坊市中传出一道声音。

    凌云远远望去,就看到这坊市内汇聚着很多人。

    人群中央,站着两人。

    其中一人凌云认识,是福得利。

    另一人是个中年男子。

    凌云想到福得利的一些资料。

    福得利能在黑市中立足,不仅手段了得,他本身也是有过硬本领。

    此人是一名大丹尊!“乌青山,我来这,只是看在你我昔日情分,来看望下你,至于给你儿子治疗,这是绝不可能的。”

    福得利冷淡道。

    “为何不能?

    只要你救我儿子,多少代价我都愿意付出。”

    乌青山哀求道。

    “你问我为什么?”

    福得利发出一声嗤笑,“你儿子这种废物,根本不值得我出手。”

    “我儿子绝不是什么废物……”乌青山道。

    福得利摇头打断他:“你儿子是废物也好,不是废物也好,说这些其实都不重要,他的时日已不多。”

    “时日不多?”

    乌青山脸色猛的一变。

    “你儿子不仅命魂被废,还伤及到本源,顶多还能活半个月。”

    福得利道。

    “什么?”

    乌青山如遭雷击,大惊失色道:“我儿被废掉命魂,已极为不幸,我只祈祷他能平平安安渡过这一生,难道上天连这点奢望都不给我?”

    “我看这是恶有恶报。”

    福得利快意道。

    乌青山可不是一般人,对方是这黑市内,另外一个小巨头。

    对方手握三个坊市。

    一直以来,对乌青山他都很嫉妒。

    对方昔日何等辉煌,光芒让他这个丹师,都睁不开眼。

    还有,他也追求过乌青山的妻子。

    可惜乌青山的妻子没看上他,嫁给了乌青山。

    如今看到乌青山这样,他自然痛快。

    砰!下一刻,乌青山忽然跪下:“福得利,求求你,求你救救我儿,求求你了。”  8237/11029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