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七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焚天星火 > 第三百七十六章 一拳震天骄
    看到徐陌居然这么轻松就破解了自己的风雨雷动,这让白袍老者大吃一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拥有如此实力。

    要知道,自己的风雨雷动的威力,足够横扫普通的炼气六七层的强者,即使他是元丹期的修士,也不敢大意,但是眼前这个年轻人却轻易破坏了他的攻击。

    这个年轻人的实力,简直恐怖的吓人啊!

    "不好,他要逃跑!"

    白袍老者忽然反映过来,眼眸中掠过惊慌之色,他刚才一时大意,竟然忘记了徐陌的恐怖,竟然将他的杀招,就这样轻易的破除了,这让他心中震撼,也让他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被对方的实力吓倒,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显然,这个年轻人,很明显不是自己能够抗衡的。

    "想走,你以为这么简单吗?"

    看到这幕,白袍老者冷哼一声,他的右脚在地面上轻轻一跺,一股澎湃的力量,就好像潮水一般爆发出来,直接冲击在地面上,使得他的身形,化为一道流光,朝徐陌追赶而去,与此同时,他左腿在地上狠狠一蹬,顿时,地面裂开了一条缝隙,一股狂暴的力量顺着他的脚底涌现,直冲天际,令这片区域的泥土,全部翻滚起来,一条条深达百丈的沟壑,蔓延向四面八方。

    "你以为你逃的掉吗?!"白袍老者冷喝一声,他的速度越来越快,转眼之间,他便追到徐陌的背后,右拳紧握,轰出一拳,轰向徐陌的后背。

    "给我停下吧!"

    徐陌猛然转身,一拳迎击上去。

    轰隆!

    两个拳头碰撞在一起,发出一阵剧烈的轰鸣声。

    徐陌感觉自己的拳头仿佛要碎裂了一般,但是,他的眼神却是冰寒刺骨,他的双目变成了金色,宛如一颗金色的宝石。

    金色的瞳孔,让白袍老者都是心脏一颤,心中骇然:"金睛兽,他的瞳孔里,竟然蕴含着金睛兽的血脉之力!"

    "这不可能!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金睛兽的血脉传承?"

    白袍老者的瞳孔都快瞪出来了。

    徐陌没有理会白袍老者,他一步迈出,整个人化为一道金色流光,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经站在了白袍老者的身边,一拳挥出。

    "砰!"

    这一次,这白袍老者没有躲闪,硬生生挨了徐陌一拳,但是他并没有受伤,而是脸色变得苍白,口吐鲜血,他看向徐陌的眼神变得无比凝重:"这怎么可能?"

    徐陌一拳将白袍老者震伤,然后继续出拳,拳头连环打出。

    砰砰砰!

    白袍老者根本抵挡不住徐陌的进攻,他被逼得节节败退,不断地咳嗽,一缕缕鲜血从他嘴里吐出来,染红了他胸口处的衣衫。

    "你不可能是金睛兽的后裔,因为这不是真正的金睛兽,你不是金睛兽的后裔,不可能拥有金睛兽的血脉!"

    白袍老者咬牙切齿的吼道,他现在心里很乱,一时半会儿,竟然有些迷茫,自己到底该相信谁?他心中的疑惑不断增加。

    "呵呵!"听到白袍老者的话,徐陌轻笑了一声,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表情:"你的眼睛是瞎了吗?"

    "什么意思?"

    白袍老者愣了一下。

    "既然你不认识金睛兽的血脉,那你又怎么会知道我拥有金睛兽的血脉?"

    徐陌淡漠的说道:"难道你见过金睛兽吗?还有,这是我的隐秘,你有什么资格探查?你算什么东西,也配知晓?你以为你是谁?你不就是一个蝼蚁罢了,你不过是一个筑基期修士,竟然妄图窥视一名结丹期修士,简直是找死,我劝你现在立马离开这里,要不然,你将付出沉痛的代价。"

    "哼,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敢这样跟我说话。我看你是活腻歪了,既然你找死,那我成全你!"

    白袍老者的脾气暴躁,一旦发怒,根本就没办法控制,而且,他对徐陌恨极了,他认定徐陌就是在骗自己,他的心智虽然已经接近疯癫,但是还是保留着一丝清醒,所以,他没有贸然出击,而是选择了稳妥一些的办法。

    他不相信,一个金睛兽血脉的年轻人,会拥有如此强大的战斗力,所以,他决定先试探一番,等确定徐陌不是自己对象后,就直接将徐陌擒住,然后,逼迫他交出身上的秘密。

    "轰!"

    一瞬间,白袍老者身躯膨胀,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白鹤,这白鹤足有百丈长,浑身散发出一股凌厉的气势,一股庞大的压力从他的身上爆发而出,将四周的空间挤压成一块块碎片,朝着四周蔓延开来。

    他的身上有着一道道符文浮现而出,这些符文散发着一股奇异的波动,将这一片空间都禁锢起来。

    "白鹤族?!"

    徐陌眼神一凝,盯着白袍老者。

    白鹤族,在整个南荒之内也属于顶尖的一类妖族了,虽然比不上金睛兽这种超级凶禽,但是也属于顶尖的一列了,比起妖族三大族群,都不逞多让,他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白鹤族的人。

    不错,白鹤族就是金睛兽一脉,而且是金睛兽一脉当中,血脉最为纯正,修为最为强大的一类妖兽。

    "白鹤族,没想到你这个老东西,竟然还有这么一层身份,我真是小瞧了你。"徐陌看着白袍老者,眼神中带着一抹戏谑。

    白袍老者冷哼:"你也算是一方霸主,在南荒也有着一定的威望,竟然跑到这里来当什么杂役弟子,我还真是小瞧了你,不过,你既然来到南荒,那就要遵守南荒的规矩,这里是我的地盘,你想要活命,就乖乖的把你的身上的金睛兽血脉交出来!"

    "哈哈哈!"

    徐陌闻言,忽然放肆狂笑起来:"你是白痴吗?你觉得凭借你,能够奈何得了我?你觉得你是南荒之中的至尊吗?告诉你,你不配,你连给我提鞋都不配,更不要说让我交出金睛兽的血脉了!"

    "狂妄自大!"

    白袍老者闻言顿时大怒,一双眼睛通红,身形一动,直奔徐陌扑了过来,身上的白袍随风摆荡,猎猎作响,散发出一股恐怖的威严。

    徐陌身躯一动,身影一晃,便是躲避过去,然后反击回去,与白袍老者战斗在一起,速度奇快,两个呼吸之间,便是交锋了上千招。

    两个人的速度太快了,肉眼根本就看不清楚,只能听到一阵阵噼啪炸裂声响起,两个人的拳头碰撞在一起,发出阵阵刺耳的爆鸣声,每一次碰撞,都有着璀璨耀眼的火花绽放。

    "这白袍老头实力倒是不弱啊,竟然比之前我在龙门山遇到的那个老鬼还要强,只怕已经达到元婴后期巅峰了,不过,就凭这样,你还拿不下我,给我去死吧!"

    徐陌大吼,拳头挥舞,朝着白袍老者的脸颊砸去。

    白袍老者见状,连忙闪身避开。

    他的身体在半空中翻转了一圈,然后稳稳落在地上,看向徐陌的眼神中透露出惊讶之色,徐陌这一拳,实力的确是超乎想象,让他不敢硬接。

    "小子,你到底是谁?竟然懂得白鹤族的绝技《九羽化蝶》,而且还掌握了白鹤族的天赋神通‘天鹏化羽术‘,你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竟然连我都不知道。"白袍老者盯着徐陌,满脸震撼地说道。

    "呵呵!"徐陌笑着说道,"你还是先担心担心自己吧。"

    "哼!"

    听到这句话,白袍老者再也无法忍耐下去了,怒喝一声,一爪朝着徐陌拍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