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七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正道法则 > 第一百九十四章 黄雀在后
    可惜,一切已然太晚,管窥天陡觉大腿处传来一阵剧痛,霎时间,直痛的眉飞色舞,脸色发白,豆大的汗珠子从额头滚滚而下,偏偏那两个所谓的五虎上将,仍在旁边喋喋不休,说个不停,直让你感觉,这两小子,哪是什么五虎上将,两个婆娘,都没有他们两个小子能说,要是他们去街上买菜,定然是砍价高手,为了小命着想,只得强忍苦痛,牙关咬紧,硬是不发一言,心中则不住大呼:“大丈夫能屈能伸,大丈夫能屈能伸的警世良言。”可惜,剧痛仍是阵阵传来,看来,这警世良言,也颇有些不怎么管用,剧痛之下,再也顾不得什么大丈夫能屈能伸了,转头看着解灵云,眼中满是求饶之意。

    解灵云见他大有悔过之心,方才松了手,轻笑着,看了其一眼。

    管窥天皱着眉头,咧着嘴,呼呼的吹着气,虽是痛得难受,却是不敢说出一句话来,生怕又惹得旁边的恶魔煞星发起怒来,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那张胜呵呵一笑,目中大有深意道:“是得好好招待,听说那小娘皮乃是名动冀州的大美人,想来定然十分舒服。”说到此处,不由得无耻大笑起来。

    管窥天生长乡野之间,心思单纯,听不懂那张胜所说的无耻话,心中还在想:“生得是十分漂亮,这话倒是实话,可后面的那一句‘想来定然十分舒服’,可就不敢苟同了,这种女人回去,定然是每天生不如死,难不成,生不如死,也能叫舒服。”心中正自胡思乱想,忽听那吕飞说道:“东北角那阵风来得有些怪异,难道有什么人想来救这老家伙。”

    一听此话,管窥天心头一紧,急忙侧耳细听。

    张胜笑道:“放心吧,有那鬼遮掩在,想要救走那老家伙,可不是那么容易,那鬼遮掩虽然凶恶了些,其武功,可不是开玩笑的,除非是那传说中的龙吟秋,大驾光临。”

    吕飞点了点头道:“也对,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还是先去瞧瞧,那老家伙怎么样了?”

    张胜点了点头,两人相携而去。

    管窥天轻轻用手碰了碰旁边的解灵云,解灵云点了点头,两人心知肚明,瞧瞧的跟了上去。

    两人虽不料有人会跟踪,但此行任务重大,不敢丝毫大意,一路上小心翼翼,尽拣僻处行走。

    双方衔尾追走,大约走了壶茶时分,两人忽然停了下来,只见此处林木极为茂盛,繁花如锦,一片春意怏然。

    两人却无心欣赏,顾盼无人,方才从那林木间踏了进去。可身形方才踏入,便即消失不见。

    管窥天吃了一惊,揉了揉眼睛道:“这大白天,见鬼了吗?”

    解灵云皱眉道:“少大惊小怪了在,这世间,哪来这么多鬼。”

    管窥天皱了皱眉道:“那怎么怎地忽然消失了?”

    解灵云皱了皱眉,方才道:“想必那树林背后,还藏着什么东西。”

    管窥天虽然觉得这解释有些牵强,却也点了点头道:“想来应该便是如此。”

    两人在外等了片刻,方才见两人高高兴兴的走了出来,想必是他们口中的老家伙,还安安全全的躺在里面。

    见两人已经走远,两人方才现出身来,解灵云关心老父亲安危,当下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当下牵了管窥天的手道:“跟我来。”当先便向前走去。

    管窥天被其纤纤柔荑一握,只觉柔柔软软,甚是舒服,虽是身在险地,仍是不由得呵呵的笑了起来。

    解灵云见她盯着自己,笑得颇为古怪,顿觉浑身别扭,心中胡乱猜测:“他这般瞧着我,是我脸上有炭灰,还是什么事做得不妥?”情势紧急,也容不得她开口询问,拉着管窥天步了过去,在那树背后,找了半天,在那荒草掩映之间,忽然现出一个小小的山洞来。

    解灵云救父心切,当下也不管有没有危险,大步奔了过去,管窥天怕她有失,也急忙跟上。

    来至洞口,只见那洞口逼仄,只容得一人进去,解灵云便要先前,管窥天忽然道:“且慢。”

    解灵云一愣,回头道:“怎么了?”

    管窥天憨憨一笑道:“还是让我来吧?”

    解灵云一愣,皱眉道:“你----”

    管窥天哈哈一笑道:“你不是我鼻子比较灵吗,我往前走,可是大有好处。”

    解灵云一怔,随即醒悟,他不便明阻,就变着法儿关心自己,不由心头没来由一阵欢喜,笑道:“这还差不多。”

    管窥天也不迟疑,俯身便从那山洞洞口钻了进去。

    洞中甚是黑暗,先还是颇为狭窄,渐渐变的宽敞起来,也不知哪来的光亮,也渐渐变的明亮起来。

    如此在黑暗之中,也不知摸索了多少时候,前面的管窥天忽然停了下来。

    解灵云一愣,轻轻道:“怎么不走了?”

    管窥天吸了一口气,方才缓缓道:“到了。”

    解灵云心中一凛,伸头一看,只见前方不远处,有了一个暗影,那暗影熟悉至极,虽不曾看到,但心中已然明白,这便是自己要找的人。不知为何,到了这个时候,她忽然发现,自己竟然连过去的勇气,都欠奉。

    解灵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借着那些许光亮,缓缓走了过去。

    只见那暗影处乃是一个黑暗的小山洞,光线甚是黑暗,四处都是凹凸不平的石头,上铺了一层惨不忍睹的荒草,在那深处的角落里,此时正盘膝坐着一个人,低垂着头,花白的头发,凌乱不堪的从头上散落下来,将脸遮得严严实实,身上穿了一件肮脏而破旧的衣服,背上和脚上皆带了一条长长的铁链,虽看不到他的脸,但单凭从他身上散发的气息,解灵云便可断定,他便是自己的父亲,曾经的龙骑兵,现在威震天下的大将军——解庭。

    陡见这一幕,往昔的种种顿时闪现在脑海,那无数的欢歌笑语,那无数的亲切问候,还有那无数的关心呵护,解灵云心中一酸,再也按捺不住,泪水仿若泉涌般,夺眶而出,边走便低声哭泣起来。

    突闻哭泣声,解庭好似那垂危的猛兽,霎时感应到一般,身体微微的摇了摇,嘴里仿若梦呓般道:“灵云,是你吗?你怎么在哭?是谁欺负你了,快告诉爹,快告诉爹。”说到后来,声音断断续续,越来越微弱,那声音,哪还有半点驰骋沙场的将军模样,只是一个苦苦牵挂着女儿的老父亲而已。语音虽然是微微弱弱,凄凄楚楚,但关爱之心,仍是溢于言表。

    解灵云忍不住泣声道:“爹,女儿不孝,来迟了。”

    解庭身体微微晃了晃,缓缓抬起头来,旦见花白的头发下,是一张极为肮脏的脸,已经坏死了的皮肤,仿若树皮一般紧绷在脸上,脸上早已没了半分肉,骨头从脸皮凸现而出,两块颧骨高高拱起,眼眶外凸,眼珠内凹,原本精光闪闪的眸子,此时已然变得暗淡无光。

    解庭陡见解灵云,先是一愣,继而颤声道:“灵云,是你吗?真的是你吗?爹不会是在做梦吧,不---不---不----,你怎么回来,你绝不会在这的。”说到后来,全身抑制不住的激动起来,便连铁链都带得哗啦啦,哗啦啦的响个不停。

    解灵云再也控制不住,直跑了进去,一下扑进了解庭的怀里,心里虽有千言万语想要说,但到了嘴边,只化作“爹-----爹”的叫个不停。

    解庭直愣了半天,方才反应过来,轻声道:“灵云,你----你怎么进来的?你怎么找得到这个地方,难道你也被他们抓住了吗?”

    解灵云摇了摇头,泣声道:“没有,爹,女儿是偷偷跑进来的,我是来救你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