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七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三国开局吊打关二爷 > 第437章 张辽战周泰,张绣战丁奉
    周泰这一箭速度极快,威势也颇为惊人,等张辽留意到时,箭矢附着骇人的箭罡已快要近身。

    千钧一发之际,张辽侧身一闪,险之又险地避过。

    张辽神色一冷,并没有因此感到畏惧,继续策马追杀。

    周泰面露冷笑,一边撤离,一边放箭去射。

    “咻!咻!咻!”

    几道箭矢飚飞射来,张辽早有准备,鹰嘴刀快速劈出,将射来的箭矢一一劈碎。

    前头不远处,丁奉率军在前头开路,行了五六里后江东军到达一处林口。

    就在这时,林道两侧鼓声大作,当头一部晋军人马截住去路。

    为首之将一身红色铠甲,手持虎头湛金枪,正是晋军大将张绣:“丁奉,我乃张绣,奉命在此等候久矣!”

    后有追兵,前有拦截,这局面看得丁奉脸色大变。

    生死关头容不得丁奉丝毫犹豫,他高举手中大刀,对着身后的江东军将士大呼道:“弟兄们,敌军拦住我军退路,如果不拼命一搏,我们必死无疑,大家随我杀啊!”

    丁奉大喝完,舞刀挽出一道刀花,一马当先冲在最前头。

    ‘将是兵的胆’,统将丁奉如此勇猛,一众江东军将士大受感染,纷纷悍不畏死地发起冲锋。

    张绣看到后眉头一皱,对着身后晋军将士大声喝道:“弟兄们,江东军冥顽不灵,大家随我将他们杀个片甲不留!”

    张绣策马前冲,手上虎头湛金枪如电光般刺出,直袭向丁奉的面门。

    丁奉却是不惧,大刀斜砍相迎,与虎头湛金枪来了一个硬碰硬。

    两人第一式交锋,丁奉在力道上占据优势,将张绣逼得连退两步。

    这时候丁奉很清楚,现在江东军遭到伏击,只有搏命才能有一线生机。

    “杀!”

    丁奉双眼赤红,拧刀暴砍,就如同一头发疯的猛兽对张绣发起狂攻。

    张绣面色凝重,显然丁奉的疯狂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不过,张绣终究不是寻常战将,面对来自丁奉的压力他却是越战越勇。

    力道方面,张绣自知比不过丁奉,便准备用精妙的枪式来反压丁奉一头。

    就在丁奉与张绣战得难解难分的时候,林道左侧又突然杀出一部晋军,为首将领身穿赤色铠甲,手持大刀,正是华雄麾下大将颜良。

    江东军本就遭到前后夹击,现在侧面被袭,所面临的危机顿时大了好几分。

    颜良也是勇猛过人,他手持大刀杀入江东军人潮内,就好似进入了无人之境,杀得江东军骑兵人仰马翻,惨叫不绝。

    几个江东军将校看不过眼,一咬牙后齐齐朝颜良杀了过去。

    面对即将到来的围攻,颜良却是怡然不惧,先是挥刀砍开来袭兵器,然后一个劈砍将最前头的江东军将校劈成两半。

    另外两个江东军将校看到同伴只一合便被颜良虐杀,可谓是又惊又怒,他们对视一眼后默契地选择拼死一搏。

    面对两个江东军将校的左右夹击,颜良脸露冷笑,大刀一连飞砍,只三四个回合又击杀两个江东军将校。

    颜良悍勇难敌,周边的江东军心生畏惧,纷纷主动避开。

    颜良看到这一幕心情激奋,一边哈哈大笑,一边策马冲杀。

    颜良借着赫赫凶威在江东军人潮内杀了个三进三出,死在颜良大刀之下的江东军将校多达五六人,也把江东军的抵抗阵型冲了个稀巴烂。

    相隔不远处,丁奉正和张绣拼杀,战着战着,他忽然听到背后传来惊慌惨叫声,知道出了变故心神不由一颤,招式也渐渐有些凌乱。

    张绣留意到后没有放过这个击败丁奉的机会,他突然加速出枪,直袭向丁奉的面门。

    这一刻,丁奉直觉无尽危机笼罩过来,几乎本能地急忙拧刀拦挡。

    只听‘铛’的一声暴响,刀枪碰撞间,由于张绣占据先机,威势更猛,他这一枪居然刺开了丁奉的大刀继续袭向丁奉的咽喉。

    危急关头丁奉急忙低头躲闪,虽然避过了要害,但却被虎头湛金枪刺中了将盔。

    丁奉的将盔跌落马下,同时间,他感觉脑袋一震,双耳轰鸣。

    “嗷嗷嗷,我和你拼了!”

    丁奉披头散发,整个人开始发狂,抡刀朝张绣暴砍猛劈,看这阵势宛如要生吞了张绣。

    张绣面对丁奉的反扑倍感感觉压力,拧枪全力抵挡,同时眼露精光,准备伺机而动。

    就在林口处战局隐隐陷入僵局的时候,聚铁山方向突然传来阵阵喊杀声,却是周泰带着一部分江东军残兵杀了过来。

    江东军残兵的加入暂时助长了江东军的声势,使得江东军反压晋军,隐隐有破开重围的趋势。

    只可惜,战局的发展并没有让江东军如意,因为张辽紧接着率领一大片晋军将士杀了过来。

    面对这般危局,周泰心里很清楚,自己一行人想要全身而退已是不可能了。

    这般情况下,江东军唯有集结精锐突围出去才是比较恰当的选择。

    周泰心中有了决断,没有丝毫迟疑,策马闯入混杀的人群内,准备先和丁奉汇合再一起突围。

    周泰杀气汹腾,策马舞刀一路狂冲,杀出片片腥风血雨,沿途的晋军将士抵挡不住,纷纷主动退开。

    就在周泰以为可以顺利和丁奉汇合时,前头突然杀来一将:“晋国大将颜良在此,贼将周泰还不速速下马投降!”

    颜良的喝喊听在周泰耳朵里可谓是极为刺耳,他周泰宁愿战死也绝不可能投降。

    “死开!”

    周泰勃然大怒,狂吼一声后全力挥刀砍向颜良的面门。

    颜良感受到周泰这一刀的威势,眉头微皱,不禁后悔自己有些托大,居然撩拨周泰的虎须让他变得更强。

    当然,后悔归后悔,武人的荣耀劈激下,他无法容忍自己有着不战退避的行为。

    于是,颜良咬紧牙关双臂聚力,全力挥动大刀拦挡。

    只听‘铛’的一声暴响突起,两柄大刀剧烈碰撞,擦出绚丽的火花。

    颜良的力道逊色周泰一筹,受大刀碰撞后的惯性影响,颜良连人带马暴退好五六步。

    与之相对,周泰稍稍好上一些,他只后退三四步便稳住了身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