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七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全宇宙最后一个人类 > 第十章 生病
    十个被启用的保温箱之中,每一个里面都躺着一个浑身红呼呼,皮肤皱巴巴的丑小孩,闭着眼睛在那里哭喊。十名由小希操控着的,外表几乎看不出来与人类区别的机器人“阿姨”在那里俯着身子,柔声哄着他们。

    它们的外貌与声音俱都经过了千挑万选。当初在地球之上,儿童心理学家与妇婴专家们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工作才确定了这些东西,力求能给婴儿们最多的安全感,让他们无论从身体到心灵都可以健康成长。

    当然,这些机器人阿姨都只有上半身,下半身是一根柱子,直接固定在地板上的。

    在育婴室之中还有一名可以移动的“阿姨”,它负责为其余的阿姨们搬运物资,提供一次性可降解尿布、奶粉等东西,有时候它也会从被固定在地板上的阿姨们手中接过婴儿,带着他们在育婴室之中转悠一圈,尽可能的将他们哄入睡。

    前三天时候,赵长星只要醒着就守在这里。因为由小希控制着的“阿姨”们只可以胜任日常性的,常规性的工作,如果遇到突发事件就无法处理了。再说,他也担心几十年没有启用过,小希的育婴程序之中是否会出现BUG。

    等发现一切正常之后,他的一颗心才稍稍放下。

    此刻距离第一名婴儿,也即被他起名为赵叶的那名男婴出生,已经过去快要半个月了。这半个月以来,他始终守在火种号飞船之中,一次都没有下去过。

    但工作终究还是要做的,不管是为了自己的未来,还是为了孩子们的未来。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就算再不舍,再不放心,也得下去了。

    这天,赵长星煎了一个鸡蛋——是的,他现在有鸡蛋了,就着昨天剩的半条红烧鱼,还有清炒菠菜吃了一碗大米饭,收拾好了今天需要用到的东西,决定离开火种号飞船,前往塞德娜星了。

    在离开之前,他下意识的又来到育婴室之中转了一圈。

    细心地看了看孩子们的各项身体指标,确认一切正常之后,他还是没舍得离开,而是在育婴室之中慢慢的走着,视线从一个个婴儿上扫过。

    陈锋是一个性格比较沉稳,比较安静的男孩子。他虽然最小,但是是最懂事的。基本上,除了拉了,饿了,不舒服了之外,他从不会哭。他就那样静静的躺在保温箱里,静静的看着天花板或者机器人阿姨的笑容,有时候嘴角还会出现一抹意义不明的笑容,嘴巴里也会发出一些不知道意思的声音。

    要知道,他才仅仅是一个没出月子的小婴儿而已,他的视力恐怕连20厘米远的东西都看不清楚。天知道他的小脑袋瓜里在想些什么。

    相比起陈锋这个年纪最小的小弟,身为大哥的赵叶就比较闹腾了,活力也很充足。有时候他会在保温箱里手舞足蹈,像是在和看不见的敌人战斗一样。有时候打着打着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似乎被什么看不见的怪物打败了。

    被赵长星起名叫做孙彩云的小女孩则似乎总是睡不够。虽然小婴儿觉确实要多一些,但她的觉尤其多,基本上没有活动的时候。赵长星曾经担心她是不是生了病,但检查过后却一切正常,只能认为是她天生就比较爱睡觉了。

    还有一个被赵长星起名叫做郑妍的小女婴哭声尤其嘹亮,嗓门尤其高,并且特别爱哭。尤其是在育婴室上演“哭声交响乐”的时候,她只要一开口,立刻就将其余婴儿的哭声压了下去,颇有女高音的气质。

    听着耳边传来的此起彼伏的哭声,赵长星微笑着转过身,离开了育婴室。走到门口的时候,他望着这十名婴儿,柔声道:“晚上爸爸再来看你们。现在,爸爸要去工作了。”

    回应他的,是更加嘹亮的哭声。

    乘坐猎鹰一号飞船降落到阔别了十几天的塞德娜星,赵长星首先查看了一番作物的长势和动物们的生长情况。确认一切正常,才松了口气。

    他首先把二号无土栽培车间的豆子收割了一下,收获豆子几十公斤,又种上新的豆子,给自动化营养液调配车间添加了一些原料,捉了几条鱼,扔给自动化屠宰设备宰杀好冻起来,才有时间去忙碌人类一号基地的事情。

    此刻人类一号基地总面积高达一万多平米的地基已经打好,该铺设隔热层了。

    塞德娜星上可是极端寒冷的,建筑物如果不离地直接接触地表的话,热量很容易流失,所以隔热层十分重要。尤其是,塞德娜星地表早就适应了极寒的环境,一些容易挥发的气体很多都已经和它们融为一体,根本无法完全清理干净。骤然提升温度,甚至有可能造成地基塌陷,危及到整个人类一号基地的安全。

    这次铺设的隔热层,与一期工程那么奢侈的地板就不一样了。地球上的专家们制定的方案,是使用一种喷洒凝胶,直接将其喷洒到地表上。之后,在极寒的环境之中它会迅速凝固,即起到隔热的作用,又可以为后续的建设提供支撑。

    将猎鹰一号飞船上带下来的几百公斤凝胶全部喷洒完毕,整个场地也不过才喷撒了几分之一而已,时间却已经不早了。

    赵长星拖着疲倦的身子,再一次回到了火种号飞船。

    接下来几天一直如此,一天二十四小时之中,至少十几个小时在干活,七个小时在睡觉,剩下的时间除了解决生理需求,譬如吃饭,排泄之类,全都投入到了对育婴室的巡视之中。

    甚至于,在干活的时候,火种号飞船从他所在的星球这一面掠过时,他都会抬起头来看上一会,嘴角也会忍不住浮现出微笑。

    在地球上时他并没有结婚,更不要说有孩子。但此时此刻,他真切的感受到了做爸爸的感觉,也明白了为什么以前见到过的有些人平时吊儿郎当,但一有了孩子,立刻就变得比谁都能吃苦。

    因为自己已经有了责任,有了义务,要养育另一个小小的生命平安幸福的长大啊。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完成了隔热层的铺设之后,是第一层地板的铺设。再之后,是第二层地板。

    第二层地板尤其重要,它是直接与内部维生环境接触的,必须要足够的坚韧,足够的严密,还要有抗寒性,抗辐射性等一系列指标。它如果出了问题,可是真的有可能会死人的,甚至于连累到整个基地。

    这项工作极其考验耐性和专注度,体力上面倒不怎么消耗。但赵长星感觉却比之前的体力活还要更累。但就算如此,每一次拖着疲倦已极的身体回到火种号飞船的时候,他都没有忘记去陪伴一会孩子们。

    这一段时间,孩子们出现了明显的变化。他们的皮肤已经不再是那种红呼呼皱巴巴的样子,而是渐渐光滑白皙起来,活动也明显增多,睡觉时间则慢慢减少。甚至于力气也增大了一点。

    包括年龄最小的陈锋在内,他们已经全部出了月子,食物也从奶粉换成了其余的东西。赵长星按照婴儿食谱,在现有条件允许下,尽可能的为他们提供尽可能好的食物,但很显然这些东西他们并不爱吃。

    听着孩子们的哭声,赵长星心中满是心疼,但他也没有办法。

    这段时间,他的脸色都阴沉了许多。一直到孩子们渐渐适应,且身体检查表明并未出现什么不可接受的后果,他的心情才慢慢好转。

    值得庆幸的是,这段时间孩子们都没有生过病。但这种好运很快便被打破了。

    这天,赵长星正在塞德娜星上铺设地板,忽然间小希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

    “船长,我检测到钱悦的体温正在快速异常升高,半小时后有可能提升到40摄氏度,需要您回来处理一下。”

    赵长星感觉自己的心脏狠狠的蹦了一下,脑袋里刹那间转过了千万副画面,如同每一个新手父母一样,颇有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好好的,怎么会生病了呢?”

    他焦急的放下手中的活计,连已经可以收获的辣椒都顾不得了,直接乘坐猎鹰号飞船飞了回来。

    脱下宇航服,他立刻冲进了育婴室,便看到钱悦小脸通红,小腿乱蹬,在那里哇哇的哭着。

    这下可把赵长星心疼坏了。他连忙抱起钱悦冲进了医务室。

    小希可以制定医疗方案,但具体的检查与判断还得他来做。一番检查之后,确认钱悦只是轻度的肠胃炎,属于完全可控的状态,他才大大的松了口气。

    “船长,这是婴儿轻度肠胃炎的治疗方案。”

    小希立刻将医疗方案呈现在了赵长星面前。

    火种号飞船之中储备有许多药物,大人用的小孩子用的都有。也幸好这些药物并没有遗失,否则赵长星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喂了药,看着钱悦再度沉沉睡去,他想了想,还是决定暂时将钱悦的食物换成奶粉。毕竟病号总是有特权的。

    “小家伙们,你们可一定要健康长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