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七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开局成了小乞丐 > 二百六十二章 绝世神剑终出鞘
    黑袍之下本就是有些丑陋的面容,在精神力的攻击下,满是疤痕的面皮微微一抖,所剩不多的牙齿,死死咬在一块儿。

    没想到,一不小心竟然中招!

    “大哥!”

    与江湖会老头对敌之人,见到大哥此刻颤抖着身子,即便是宽大的黑袍,依旧遮不住动作,心中大惊。

    若是他们这一次行动小组中,最高战力受到了什么损伤,他们这群人,这一回,可就真要栽倒这里了。

    “我没事!”

    嘶哑的嗓音中,就像是一只破锣擦出声音,只不过是片刻,缓缓抬起头,面向着林九的方向,就在刚刚,一切的灵力波动,彻底消散,仿佛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到了最边缘,终究是归于平淡。

    近乎是一瞬间,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林九那一边的异常,纷纷放下了手中攻击,眼神颇有些焦急,不管是他们这一方,还是邪修,都在等着最后的结果。

    都在期待着各自胜利,尤其是江湖会这一方面,林九要真是出点儿什么事情,这场面,可真就像是天平一般即刻倾斜。

    哪怕江湖会这一方,实力弱上一点,都不会如此在意,可,只有林九一个人能够牵制住邪修的邪毒,一旦出了什么事情,在场的所有人,虽不说肯定全军覆没,至少,十之七八也是有的。

    “是邪修!”

    烟尘还未完全散去,病态白邪修的身影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中,紧紧站在原地,仿佛一切事情都与他无关。

    这一刹,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

    邪修脸上的喜色刚露出,江湖会这一方,所有人心都沉了下来,看来,接下来,定是要拼命,既然每个人都逃不掉,那只能在绝地中,拼出一线生机。

    “等等!”

    就在双方即将要爆发最后大战的一刻,有人一声惊呼,瞬间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不过,接下来,也是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了其中的不对劲。

    “你看,那病态白邪修怎么一动不动,就是那眼,眨都不眨!”

    有些人注意到了异常,皱起眉头,一时间,想不出,这病态白邪修为何做出如此姿态。

    “他,他死了!”

    终有人试探病态白邪修的气息,却发现,整个身体,已经如同一幅死物,甚至,原本的体温,也正在一点一点的降低。

    就在这句话尾音刚落,病态白邪修似是听见一般,整个身子轰然倒地,夹杂起的一阵风,吹散了飞尘,露出林九真容。

    额!

    见到所有人,没有一个遗漏,全都将视线放在了自己身上,林九费劲力气扯了扯嘴角,勉强露出露出笑脸。

    没想到,哪怕是强弩之末的病态白邪修,竟也是如此难对付,在最后一刻,林九动用了所有的后手,哪怕是一直隐忍不发,根本就不听从林九调令的残破小世界界核,也如同心疼一般,分出了一丝丝甚至肉眼都不可见的力量。就是这股力量,决定了林九的胜利,要知道,这可是一小世界界核的存在,若没有大毅力、大运气,谁能够在身体中,酝酿出一个小世界,哪怕是现在江湖会老者,甚至白布瞎子都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却被一个山寨寨主做到。

    这,便是运气!

    林九能够得到这小世界界核,虽然已经残破,却同样是大运气。

    就是如此运气之物,分出了一丝的力量,要知道,小世界界核,那是小世界的核心,其力量,自然是一个世界的本源,这种本源,不论是威力,还是纯度,都要远远超过了灵力,更甚,连炁都不及。

    也正是最后小世界界核分出的这一小丝力量,让林九最后的威力,何止翻了几番,简直就如同脱胎换骨一般,那病态白邪修虽有所抵挡,但是这灵力遇到小世界本源,就如同夏日冰雪消融。

    林九的胜利,引来了一阵欢呼,不少人紧绷的脸上,终于露出一副笑容,至少,他们现在已经完全不用畏缩,担心随时而来的邪毒。

    至于放下心来,甩开膀子直接开干,他们这么多人,还怕这些人不成!

    “该死!”

    邪修两大强者眼神中,闪过一丝狠厉,没有任何的隐藏,他们二人知道,这病态白邪修在组织中的地位并不低,虽然实力在他们看来,只不过是可圈可点的存在,还不至于他们认真对待,但是,这小子背后的人,可是他们两人完全惹不起的存在,若是带着尸首回去,他们的下场也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现在,只有拿下面前的双瞳,说不定,那人能够看在自己的功劳之上,免于死罪,即使活罪难逃,但,只要留住了这一条性命,一切还都有可能。

    “胆敢杀了他,今天,你们必死!”

    为首之人掀下头上的黑袍帽子,露出了疤痕累累的面容,就像是好几张脸拼凑起来一样,蜈蚣一般的伤痕,完完全全将整张脸分割成了数块儿,即便是在阳光下,同样给人一阵阴冷,甚至,看上一眼,头皮发麻,一阵凉气从后脊梁骨上升,忍不住一个寒颤。

    脱力的林九,正在一旁抓紧恢复,常乐与曹雪二人虎视眈眈,一双眼睛扫过,没有留有任何的缝隙,时刻谨慎。

    只不过,他们三人看到宽大黑袍帽子下露出的真容,胃里面一阵翻江倒海,倒是羡煞起孙康,这小子尚还在昏迷之中,却没有这幅容貌的阴影。

    白布瞎子面色凝重,在双瞳之下,他看到了邪修老者身上,升腾起的阴森灵力,铺天盖地,气势仿佛沟通了地府,一个一个的灵力斑点,带着极强的腐蚀性,甚至接触的空气,都被腐蚀的干干净净。

    白布瞎子看了一眼旁边的江湖会老者,另一人虽然相较于双方顶尖高手来说,略逊一筹,不过,也不是江湖会老者能够轻而易举就能够拿下的。

    此刻的江湖会老者,完全没有衰老之意,即便是原本漫天的死气,被身上鼓动的灵力吹散,逐渐紧致的皮肤,回到了壮年时期,即便是单薄的身子,也在一点一点膨胀,原本松耷耷的衣衫,被下方的身躯,撑出了道道布条。

    白布瞎子静静看着面前丑陋的邪修,没有任何的动容,即便那漫天而来的阴森灵炁,丝毫不放在眼中,持着那一柄看似格外普通到极点的铁剑,就这么站在原地。

    对面满是疤痕的邪修,深呼吸一口,看向白布瞎子,却发现,这人满是破绽,仿佛随便一击就能击杀的存在。

    动了,邪修动了!

    浑身灰黑的灵炁透体而出,化作了一团黑雾,将整个身子全都笼罩在内,伸出的一只手掌,上方的指甲竟然闪着金属般光泽。

    没想到,这人把身体的一部分,炼做了武器,虽然材质上比不过金属锻造,却控制起来极为灵活。

    凭借肉眼,依旧能够看出速度,仿佛这邪修中的高手,也不过如此,甚至连普通修士都不如,可是,在高手眼中,并没有快到极致的身影,精神力却将白布瞎子锁定,甚至封锁了所有出路,每一步,气势与威力,翻番般上涨。

    引得不少人动容,下意识中,将他们代入其中,这锋利指甲下,正是他们,似乎,除了等死以外,找不到任何的方法挣脱。

    在如此威力之下,好像,连反击的心思都提不起来半分吧!

    林九捏了一把冷汗,没想到,曾经感受到和白布瞎子身上差不多气息,竟是面前这位,到底白布瞎子能不能接下这一招,他也说不好,不过,现在只能相信白布瞎子,因为,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白布瞎子看着邪修一步一步直到逼近面前,一手抓住剑鞘,一手抓住剑柄,抬至胸前。

    见到这一动作,林九心中稍有的不安,微微放下,毕竟,这一把看似普通的铁剑,林九可是见过威力,至少,在坚韧这一方面,即便是手中着乌青木的长枪,不如!

    眼看着锋利的指甲来到面前,白布瞎子双瞳中,抹过冷光,在场所有人仿佛瞬间堕入冰窖,忍不住猛然一个寒颤。

    在众目睽睽之下,白布瞎子吐出一口浊气,伴随着这股气吐出,嘎吱嘎吱声音出现。

    声音虽小,却清楚的在每个人耳边出现,就像是指甲挠着铁板一样,让人不寒而栗,浑身的鸡皮疙瘩,在这声音出现的一刹那间,仿佛得到了口号,整齐划一竖起。

    长剑剑身,被一点一点拔出,林九双眼死死盯着,即便泪水已经因为酸痛充斥整个眼球,依旧舍不得闭上,作为这一把剑出鞘的见证者,林九心中竟然感觉到了有些荣幸。

    黝黑的剑身,没有一分纹路,好像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剑胚,刚开完锋,还未雕刻上花纹。

    伴随着剑身出鞘,所有人近乎屏住了呼吸,似乎是怕自己一呼出气,这剑身就要插回剑鞘中。

    直到邪修指甲来到,最后一尾剑尖露出,猛然绽放出锋利,朝着四面八方,没有任何留有余力,所有人,哪怕相隔甚远,都感受到了皮肤上的刺痛。

    是把神剑,绝世神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