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七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五灵缥缈录 > 三百三十四:澄观恩试(十七)
    韦黥正在施展的确也是玉灵术。

    玉灵术分为两种,文中以前出现过的,不论是汤萍经常使用的还是娄青药,尤千虺曾经施展出来的,是御灵修士最常用的玉灵术……以修士自身来借用自己灵兽的力量。

    还有一种因为条件苛刻而很少被人用到但同时威力强大的玉灵术……则是灵兽完全的借用自己主人的力量。

    施展这种玉灵术,御灵修士几乎要与自己的灵兽融为一体,也就是现在韦黥逐渐的沉入肥遗大蛇体内的这一幕!

    御灵修士借用灵兽的力量是玉灵术最普通的形式,这样的玉灵术有个好处,那就是修士可以控制所借用的这股力量,正因如此长久以来这个法子算是被使用最普遍的,但缺点也有,那就是这种玉灵术只能用到灵兽的一部分力量,而不是全部,灵兽十成的力,施展此术一般可以借用三到四成,以往汤萍对敌时经常以自己的手臂借用大黄的力量去抓人打人,但就威能而言还不如将大黄放开让它自己放手去做,不过这样的玉灵术还有个好处,那就是出其不意,且十分灵活,而且随着御灵修士在玉灵术上的造诣逐渐的高深,修士所能借用到的灵兽力量也就越来越大,这也算是这种玉灵术的一个好处吧。

    而修士将自己的力量交给自己的灵兽使用则不同,首先就是对这只灵兽的血脉有严苛的要求,必须是那种具有上古血脉遗存的灵兽方可,仅这一条就大大的限制了这第二种玉灵术的传播。这种玉灵术施展是,不但能完全发挥出灵兽本体的全部力量,还要再加上修士本身的力量,这样灵兽的威能会更大。而且这种玉灵术还有激发灵兽潜能的功效,能让这只灵兽爆发出难以抵御的威力。当然,这种玉灵术也是有缺点的,首先一点就是御灵修士若不能完全驾驭自己的灵兽,那这种玉灵术是绝不能使用的,以尤千虺举例,尤千虺就不能完全驾驭自己的金鳞蝰,因此他不得不使用血饲法来安抚金鳞蝰,假如他的金鳞蝰是有上古血脉传承的大蛇,他又强行发动这个法术的话,很可能尤千虺会在施展这个手段时被自己的大蛇完全吞噬;这还只是其一,其二,也是御灵修士对这种玉灵术最担心的一点,那就是一旦御灵修士以这个法术将自己的力量完全让自己的灵兽去使用的话,在法术结束的这段时间之内他就作不得灵兽的主,整个人如同陷入沉睡一般对外界无知无觉,根本不可能掌控这只灵兽,只能任凭它自己去折腾,灵兽毕竟不是人,谁知道等自己再次醒来时会是个什么局面呢,因此,使用这种玉灵术的修士实在不多。

    今日韦黥对战汤萍,比试到现在已经手段尽出,说起来他的灵兽不少,最开始出现的赢鱼,然后是被逼得现身的肥遗大蛇,接下来是纹羽灰鵟,然后是琴虫,再有就是鸀鸟,在接下来就是蜃虫和长右,一共七只灵兽,把自己的家底都亮了出来,这些灵兽每一只都非凡品,也让其他御灵弟子看了眼红心热,可偏偏在汤萍面前却总占不到便宜,或者说是占不到大便宜,除了纹羽灰鵟重伤了汤萍的刃翅莺之外,就是现在鸀鸟重伤了一只刀螂兽,但它的头也被砍下来一个,那边的琴虫就算不死也是重伤。

    双方的灵兽都有伤损,看起来似乎是个平手的局面,但韦黥却对此很不满意,他是炼气高阶的师兄,旁人眼中本来这次比试就对汤萍有些不公平,因此他才不想输觉得那是在全宗门的人面前丢脸,如今他看重的鸀鸟伤势严重急需救治却遇到汤萍阻挡,于是在暴怒之下便将这个最后的手段使了出来。

    眨眼间韦黥的身子在肥遗大蛇的头上便只剩下头颅和两肩,一双眼睛最后看了汤萍一眼后也缓缓的闭上了,同时肥遗大蛇的一双眼也闭合了,但它的身子竟然开始颤抖着不停的涨大起来,不但如此,台下众人片刻后才惊奇的发现,肥遗大蛇身上那道红色的鳞片居然变得越来越粗。

    汤萍认得这个手段,虽然没有经历过,但是听师父说过这种玉灵术的厉害之处,这该是今天在擂台上的最后一次出手了,“长尾”“短尾”这两只小黑猪已经凑到了汤萍的身边,仰着头看着那恐怖的大蛇,在汤萍身后的地面上,鸀鸟几乎被网成了一个白团困在那里一动不能动,另外阿土也凑了过来,琴虫则在那边躺着气息奄奄,纹羽灰鵟停止了与刃翅莺的追逐,在空中盘旋不敢离近台上的肥遗大蛇,而汤萍的刃翅莺因为疲累不堪已经被她收进了灵兽袋中,两只白玉小蜘蛛又趴到了汤萍的肩头,嗯,那只未受伤的刀螂兽也重新跳回到汤萍的头上,盯着对面。

    灵兽的诸多反应似乎预示着这是最后一搏。

    ……

    “阿萍……”彦煊担心无比。

    “放心吧,她一定会赢,”钱潮说道,他对汤萍的事情知道的多一些,见彦煊依旧有些担心,便又说道“至少大黄还没现身呢。”

    彦煊听到这里才略略放下心来,缓缓的点了点头。

    台下所有人注目而视,澄观恩试以来,这一刻是最安静的。

    ……

    “一会儿可不许再偷懒,”汤萍忽然轻轻抬脚踢了踢“赶紧打完赶紧回去看它们的伤势。”

    脚下传来小猪的哼哼声。

    陡然间,一股强大的威势从擂台上爆发出来,这并不是威能,因此不受擂台上阵法所阻,在这股强大的威势之下,离得近的弟子第一时间觉得一阵胆战心寒,浑身战栗,然后这股气势引发的骚动便如波浪一般在台下观战的弟子中蔓延了出去,而伴随着这股威势的爆发,肥遗大蛇紧闭的双眼睁开了,变大了不少的双眼此时尽是一片暗黄之色,只有中间的眼仁是暗红色的一条竖纹。

    这肥遗大蛇最后从韦黥那里得到的命令是击败面前的女子,它略略侧头看了看汤萍,然后就将狰狞的蛇口猛然大张而开,“嘶嘶”的刺耳声响起又骤然停止,乌黑的蛇信就淹没在一团亮蓝色的烈焰中……

    不过这道烈焰并不长,与彦煊的“凤息术”是喷出几丈长甚至十几丈的烈焰不同,肥遗大蛇喷出的烈焰只有几尺而已,但是,烈焰虽短,顺着烈焰的方向一股炙热无比的热力搅动起摇曳不停的光影直扑汤萍而去!

    汤萍早就就断定此时自己身边的这几只灵兽都帮不上忙,只能她自己去抵抗这股热流,她已经将两只手在嘴边并成喇叭筒,面色潮红中全身灵气瞬间被运用到了极致,略仰着头对准了热流袭来的方向就喷出一股如北地冰风般的极寒白汽。

    瞬间,擂台一周的五根柱子又一次发出了轻轻的嗡鸣声,必然正在阻止擂台上的法术威能外溢出去。

    即便如此,台下离得近的观战弟子还是体会到了自己的身上在瞬间之内就是几个大寒大暑的交替变化。

    在开始的时候,汤萍面前与对面的肥遗大蛇僵持住了,笔直匹练一般的白色寒气与一股光影模糊的热流在擂台正中互相抵消着,极寒极暑的两股截然不同的威能互相冲击在一起不停的抵消着,大团大团的水汽摇曳不止的从那里蒸腾向上随即又被四溢的热力再次蒸发的不见踪影,就在擂台中心,一阵尖利的啸叫响个不停,好似某个奄奄一息的妖兽临死前不甘的惨叫一般!

    开始似乎平分秋色,但片刻后汤萍的便感觉吃力起来。

    以这种手段对拼,就如同两个木桶的底部各自开一个洞,看哪个桶里的水最先流尽,自然是小桶中的水最先流光的,而水就可以看作是二人体内的灵气,韦黥是炼气八层,而汤萍只有炼气六层,再加上肥遗大蛇,就算大桶底部开的洞再大一些也比那小桶流水的时间长久,比拼下去,汤萍最后一定会败下阵来。

    韦黥就是要用这个方法最后逼迫一下汤萍,让她将上官泓所说的所谓极为厉害的灵兽召唤出来助战,纵然此时他看不见,但只要上官泓看到了,自己答应的事情也就算是做到了。

    台下众人已经看来,汤萍的寒气渐渐的无法抵挡住肥遗大蛇的热流,寒气如一匹正在被剪短的白练一般慢慢被对面的热浪压制着缩回去。

    ……

    台下不起眼的角落中,上官泓此时死死的盯着台上,台上正是最要命的时候,也是汤萍最有可能在支撑不住时把那只狐狸显露出来的时候!

    她想的不错,此时的汤萍若是施展玉灵术时借用那只被她怀疑存在的白狐的力量再施展此时的控冰之术,或许就能与眼前的肥遗大蛇打个平手。

    汤萍,再耗下去你就败了,还在等什么!

    ……

    小白对汤萍而言极为重要,而且姑获仙子严令她不许在人前将小白露出来,此时又是全宗瞩目的澄观恩试,那她更不可能在此让小白出手。

    不过,除了小白之外,汤萍还有大黄,比试直到现在大黄一直都未现身,嗯,汤萍有自己的顾虑,大黄为金属,肥遗为火属,火克金,大黄单独对上此时的肥遗一定吃亏,但是,汤萍还有两只小黑猪……

    但肥遗大蛇却对汤萍的苦苦支撑十分不耐起来,在贴地一阵“嚓嚓”声中,它有两个身子在支撑着自己狰狞大蛇头,此时两个粗大蛇身的其中之一已经开始蜿蜒着向汤萍的脚下游蹿而去,或是以蛇尾抽打,或是用蛇身缠缚,只要打断汤萍现在的施法,本就处于劣势的汤萍就再没有机会将局势翻转过来!

    发觉不妙的汤萍在猛然间竖起一道厚重冰墙的同时大喊了一声:

    “长尾短尾!”

    然后冰墙也不知是被热力瞬间熔化还是被蛇尾击打的粉碎,滚滚热浪扑面而来,汤萍只觉得自己千万根的头发似乎同时被烤焦了一般……

    也就在这时,两声巨大的,同时充满了愤怒和焦躁的吼叫同时如炸雷一般响起,擂台上似乎瞬间一暗旋即恢复,在肥遗的热力冲击之下,擂台上光影摇晃,就在灼浪翻腾之中,一个不到四尺高的黑色怪物出现,乌黑粗滚长圆的身子,四条短而有力的粗腿,急吼吼的就向正卖力喷吐热浪的肥遗大蛇奔去,然后两张大口张开来,白森森的牙齿齐齐的咬了下去!

    ……

    澄观楼上,汤伯年看得目瞪口呆,扭头问姑获仙子:

    “不是……两只吗?”

    姑获仙子微微一笑,似乎对汤萍现在的手段十分满意,说道:

    “现在还是两只,这不过是萍丫头的一个手段而已,两只屏蓬合体,暂时让它们恢复屏蓬本来的样子,也恢复他们原本的力量,嗯,这还是萍丫头自己想出来的手段,让我帮忙出主意,试了几次竟然成了,现在那两只黑猪还不成气候,日后这个手段才会更加厉害的。”

    ……

    此时屏蓬的凶猛丑恶哪里还有原来小黑猪的半点样子,通体乌黑之色,密布浓黑刚硬的鬃毛,粗滚长圆的身子身子两头是两个硕大的猪头,四只耳朵都因愤怒而竖起,四只大眼更是瞪得黑白分明,口中虽无獠牙,但利齿密布,两张大嘴正死死的要在肥遗大蛇的两个身子上,大嘴张开死死的咬在肥遗的两个身子上就再也不松口,喉咙间还发出“嗷嗷”难听无比的叫声,因为扑撞的力道大,一下子就把肥遗大蛇带的倒伏在地。

    此时肥遗大蛇头顶上的韦黥依旧闭着双目,而肥遗大蛇也正要重新探起头要还以颜色……

    大黄,狠狠的揍他!

    汤萍给大黄下令,反正到此算是与这韦黥师兄结怨了,那索性就打个痛快吧,反正至少自己的恶气发泄出去了,今日就不再怪罪他,日后说不定还能原谅他。

    一声清越无比的猿啼响起,但猿啼的后半段忽然就变成了狂怒无比的吼叫,金光从汤萍身后跃出,再落地就成了一只两丈有余全身金毛的恐怖巨猿,庞大的身躯从空中轰然落地的那一下正一脚踏在肥遗大蛇正抬起的头颅上,一下就把它踏在擂台上,这一次比试大黄在灵兽袋中早就憋闷坏了,如今被放出来自然要打个痛快,察觉到脚下的大蛇头还要挣扎,马上又“轰轰”的在蛇头上踏了几脚,紧接着大黄一把就抓在肥遗的脖颈上,想要抡动起来狠狠的摔打一番,但肥遗的身上还吊着体型硕大的屏蓬,若是屏蓬松了口只凭着大黄还真不好对付这肥遗大蛇,索性大黄将那大蛇头死死按在擂台上,另一只大拳头不要命的砸了起来。

    开始用大黄的话,大黄必然吃亏,毕竟火克金,但屏蓬土属,并不畏火,所以先派它们出去对付肥遗,再放大黄出来助战,这一场,赢定了!

    “轰轰”不停,擂台都开始震颤起来。

    台下人人色变!

    ……

    “该死!”上官泓在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句,汤萍的那只金毛大猴子她知道,虽然厉害但不是她想看的,但是现在台上的局势,她想看的看来是看不到了。

    想到这里,上官泓冷着脸转身便走。

    ……

    同时被三只,嗯,或者是两只厉害的灵兽对付,大蛇被打的瘫软了。

    事情不能做绝,若今日将肥遗杀了,那日后与这位韦黥师兄是怕就是深仇大恨了,而且手上的小刀螂兽和刃翅莺也拖不起,也罢……

    大黄一把就掐着肥遗大蛇的脖子将其与屏蓬一起提了掐来,而汤萍此时则站在了大黄的头顶上,大黄打到一半时蛇头上的韦黥已经醒来,自然十分的不好看,汤萍盯着他说道:

    “韦师兄,现在如何?”

    韦黥看着眼前狰狞的巨猿,暗道这大概就是上官泓想看的那只厉害灵兽了吧,这次算是看到了。

    “汤师妹,在下……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