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七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五灵缥缈录 > 三百三十三:澄观恩试(十六)
    擂台上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澄观楼上的姑获仙子被惊得几乎一口茶都要呛出来,汤伯年看得面上古怪不已,康釜更是看得惊奇,问道:

    “诶,汤丫头什么时候养了两头猪?”

    姑获仙子无奈的说道:

    “唉,还不是他们那次偷偷跑到守镬山里弄到的。”

    “啊,我想起来了,是屏蓬,对不对?”

    “不错,”说完姑获仙子又对着汤伯年说道“没看出来吗?萍丫头因为自己的灵禽受伤已经动怒了,这场比试恐怕不会善了,就算这次你和向万猷打赌赢了,萍丫头对你这个当爷爷的只怕也会有些怨气。”

    “呵呵,没事,我有办法哄她。”

    姑获仙子看出来台上汤萍与韦黥两人之间已经从单纯的比试变成了各自带着怒气去伤害对方的灵兽了。

    御灵修士其实是很独特的,与寻常修士使用各种灵器相近,御灵修士用的是自己豢养的灵兽,一般来说普通的修士修为越高,手段越高明,那他才可能同时使用多把灵器或者能使用威力强大的灵器。这一点御灵修士也是一样的,修为高深,手段高明的御灵修士才能同时唤出多只自己的灵兽或者是唤出一直高阶强大的灵兽助战。

    不过御灵修士召唤自己的灵兽助战也不是件简单的事情,举个例子来说,世间的猎人带着猎犬上山打猎,见到了豺狼就让自己的猎犬追上去撕咬,自己拿着猎叉或是弓弩助战,许多人都以为御灵修士也是如此。但实际上御灵修士要做的更麻烦,就比如寻常的修士使用灵剑还要控制灵剑飞刺的方向和速度,关注对手的同时还要关注自己的灵剑,御灵修士也是如此,而且灵兽与灵剑不同,灵兽是活物,比之灵剑更省心,但是灵剑毁损了大不了重铸或者是再找人购买。但灵兽若是伤了亡了,御灵修士是要大为心痛的,毕竟在其身上倾注了大量的心血。而且灵兽在对敌时,能不能击败对手,只要一交手一照面作为主人的御灵修士便能清楚,若自己的灵兽不敌对方,是再派灵兽合力对敌还是暂时与之周旋拖延时间都由御灵修士决定。同样,若是自己的灵兽能击败对方,那么最后是将其击伤还是将其击杀也是由御灵修士决定。

    也就是说,先前汤萍的刃翅莺在重伤之后依旧被那只纹羽灰鵟继续追杀,就是韦黥的心意,正是这个举动惹恼了汤萍,也因此在琴虫处于下风之后,汤萍才让自己的阿土继续狠狠的咬,以此向韦黥还以颜色,由此双方便都对彼此有了不小的火气和怒意。

    所以,姑获仙子才断定这场比试不会善了,接下来不论是自己的弟子还是韦黥,他们的灵兽还会有受伤的,甚至说不定会有死的,就看接下来局势的发展了。

    ……

    此时台下众多的弟子几乎个个都惊呆了,韦黥唤出来那只狰狞的灰鬃大猴子时许多人都被吓到了,都以为接下来这只大猴子会在擂台之上放开手脚、大展威风,甚至说不定能将汤萍直接击败,谁也没想到汤萍为了应对那大猴子居然扔出来两只小黑猪,更让人想不到的是那大猴子见了那两只小黑猪就如同见了凶神恶煞一般胆气尽泄,居然让人家咬住尾巴亡命奔逃!

    惊骇归惊骇,但台上那只四个耳朵的大猴子现在看起来倒是蛮滑稽可笑的,甚至还有人笑出了声,让韦黥在台上既尴尬又愤怒。

    ……

    一干纨绔聚集的地方,凤游虽说暗中在为钱潮做事,但他对钱潮几人的手段也只是在擂台上见到,现在那里的情形让凤游也好奇不已,忍不住问旁边的人:

    “那是……那是猪?”

    娄青药在汤萍的手下吃过亏,自然认得那两只小黑猪,便说道:

    “可不止是猪那么简单,那两头黑猪实则是上古凶兽屏蓬。”

    “很厉害吗?”凤游又问道。

    娄青药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宗飨却说道:

    “嗯,很厉害。”

    凤游点头。

    而景桀在旁边看着一言不发。

    ……

    台上的争斗仍在继续着。

    长右,异种猿猴,四耳长臂,力大无穷,也是一种上古遗存,据说血脉纯足的长右擅长御水,根据典籍的记载,在久远的过去若是什么地方发现了长右,则那里必定会有滔天的洪水之灾,因此长右也被视为一种凶兽。

    但韦黥万没料到自己的长右出现后居然半点用都没有,在他看来这家伙至少能将危险之中的琴虫解救出来,说不定还能凭借它击败汤萍,但不料刚扑过去就被人家的两头猪撵的满擂台逃窜,一时有些错愕失神,这个时候他的蜃虫已经“呱”得一声大叫着又向前跳了一步。

    汤萍面前一道薄薄的透明水幕,这个法术就是为了应对蜃虫用的。

    蜃虫发动攻势并不需要靠汤萍太近,距离她十几丈便不再向前了,然后它把头向地上一伏,双眼一闭,但立即它那湿黏无比的身上所有大大小小看了让人心慌意乱的疙瘩居然都裂开了,不,不是裂开,是睁开,那些是一只只大大小小生满了全身的眼睛,此时所有的眼睛都瞪向了汤萍,就算蜃虫身后的那些看不到汤萍的眼睛也极力的翻着眼珠往汤萍的方向瞥,这一幕让人觉得十分的诡异恐怖!

    蜃虫这东西其实并不是很厉害,但那是针对修行界里天然而生作为妖兽存在的蜃虫而言,那样的蜃虫只能迷惑对手的双目,将蜃虫看作是其他的东西从而让猎物放下戒备。陆平川曾经与康釜一起遇到的蜃虫让他看到的情景是满桌的美酒美食再而且还有方央方寒这对姐妹在一旁乖乖服侍;而汤萍与自己的伙伴一起在夜里遇到的蜃虫就更加厉害,那家伙是完全幻化出了一个满是烟火气的小镇子引诱人进去其中。

    但事出反常必为妖,只要够小心,在外面遇到蜃虫其实并不难将它识破。

    反而是被御灵修士豢养的蜃虫却很难对付,蜃虫天生便有施展幻术的能力,湿乎乎黏糊糊的身上满是难看的大眼,没有修士豢养的蜃虫所有的眼睛都是睁开的,而唯有经过御灵修士的豢养与调教,蜃虫身上的那些眼睛才会渐渐的都闭上,只在施展幻术的时候才会睁开,而且并不是每次蜃虫施展幻术都会将所有的眼睛都睁开,视所需施展的幻术而定,一旦它身上所有的眼睛完全睁开的话,那必然是要施展出厉害的幻术了。

    此时汤萍身后,那只鸀鸟渐渐的在与两只刀螂兽的争斗中占据了上风,两只刀螂兽一度险相频生,被逼得倒退不止,这让汤萍不时的担心的回望那里的情形,但前面有一只蜃虫又让她无法分心。

    鸀鸟的目标肯定不是这两个绿色的小家伙,它的目标是汤萍,但每当它一阵猛攻之后想抽身而去靠近汤萍的时候,“呆头”与“呆脑”则马上跳跃过去拼死拦在鸀鸟的面前,继续死缠烂打的阻挡着它,不得不说,这只鸀鸟的手段比起娄青药曾经在汤萍面前显露过的“双鹤齐舞”要厉害许多。

    蜃虫全身所有的眼睛如同布满了血丝一般开始变得潮红起来,汤萍从回望中转过头来只一瞥便立即觉得头晕目眩,知道不妙,马上便以手中在就捏好的手诀在面前的水幕上轻轻一点,顿时那片薄薄的水如同凝固了一般不再流动,接下来就变得如同镜面一样,让蜃虫眼睛最为血红的刹那没有看到汤萍,而是看到了水镜中的自己……

    而韦黥见自己唤出的长右不中用,那家伙正拖着一头咬住它尾巴的黑猪仓皇尖叫、癫狂不已,这让韦黥十分的难堪恼怒,琴虫一直不停的惨叫,他便想亲自过去将它救出来,但刚一靠近,那只咬着琴虫尾巴不放的黑猪立刻就松开嘴,然后警惕的对着他开始呲牙裂嘴,甚至要跑过来咬他的靴子尖或是袍子角,那小黑猪还没一尺高,看上去人畜无害,但它是屏蓬,这一点韦黥心中明白,它是比长右都要厉害的凶兽,长右已经被吓得完全失控,韦黥自然不敢造次,急急向后退去。

    一方面韦黥不想输,另一方面韦黥还很好奇汤萍究竟有什么厉害的灵兽未出现,毕竟上官泓托付的事情还未完成,因此就算琴虫完全落于下风,但是鸀鸟还占着上风,她不放过自己的琴虫,那就让鸀鸟也不放过她的两只螳螂,除非她亮出自己那厉害无比的灵兽来……

    就在韦黥盘算着自己还有什么办法的时候,忽然间听到了一阵如同花瓶掷碎、琉璃崩裂的声音“哗啦啦”的传来,这声音不算什么,但一股强烈的不安也随着那声音向他袭来……

    扭头看时,韦黥就看到了让他大骇的场面……

    此时的汤萍面色潮红,她面前的水幕如同一片完整的水晶玻璃被打碎了一般纷纷散落,那只蜃虫则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叫后四脚贴地的完全趴伏在地上,好像是昏迷过去,但汤萍也处于一种突如其来的不安之中,正扭头回望过去……

    在汤萍的身后,鸀鸟与两只刀螂兽似乎分出了胜败来。

    鸀鸟的一只尖喙透过了一只刀螂兽刀臂之间的间隙然后刺穿了它的身体,短剑一般的长喙正从那碧绿的身子另一侧透出来……

    而那支刺穿刀螂兽的尖喙却留在了那里再也收不回去,与之相连的鸀鸟的头以及长颈则被一道碧绿无比的锋芒一斩而过!

    血光迸现!

    ……

    姑获仙子的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

    而汤伯年见了则叹了口气,说道:

    “唉,这下可真不好哄了!”

    ……

    重伤的刀螂兽几乎是带着穿透它身子的那支长喙……自然连同鸀鸟的一个脑袋以及半截脖颈……跌跌撞撞身形不稳的连连后撤,最后无力的在擂台上歪倒,想起身但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在台上开始抽搐起来。

    而鸀鸟断了一头,虽然还有五个脑袋,但是想来这样的伤势或是剧痛难当或是让它元气大伤,其余五个鸟头齐齐的仰天哀鸣,那只断了一半的脖颈则向外喷着血!

    剩下的那只刀螂兽见同伴重伤已经凶性大发,似乎连身子都涨大了尺许的样子,一对刀臂对着哀鸣中的鸀鸟不分头脸的就斩了过去,顷刻间乱羽纷飞,血花四溅!

    几张大网也在此时向着鸀鸟罩了过来,两只白玉蜘蛛在汤萍的号令之下过来助战。

    ……

    这一幕让汤萍与韦黥同时发狂一般!

    韦黥冲过来是两眼几乎通红,他没料到自己的鸀鸟会在刺穿对手的时候也受重伤!

    汤萍回头之际眼中也满是怒火,刀螂兽,得来不易的灵虫,她是若宝贝,若是就此死掉一只,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韦黥想去查看鸀鸟的伤势,但他的身形戛然而止,几枚冰晶击打在韦黥的脚前“啪啪”作响,汤萍铁青着脸怒喝道:

    “站住!韦师兄,我们还没分出胜负呢!”

    韦黥的胸肺几乎要被气炸了,鸀鸟也是他重要的一只灵兽,机缘之下才到的他手中,如今被砍断了一个脑袋,不知道日后还能不能活,是不是就此废掉,他岂能不急,如今想去查看又被汤萍所阻,此时的韦黥怒意滔天了:

    “你……好!汤师妹,那咱们就作个了断……”

    红着眼的韦黥一声大喝,他的身形渐渐高起,随着一阵让人心头震颤的“嘶嘶”声传出来,一条怪异恐怖的大蛇就在汤萍的前方出现了,起初是趴伏在地,然后便将头颅抬起,死死盯着汤萍的同时还托着站在蛇头上的韦黥,但在台下众人看来却不知那到底是不是一条大蛇,虽然只能看见一个狰狞无比的蛇头,但随着蛇头的抬起,人们已经看清这狰狞无比的大蛇头之下居然是两条蛇身,都是大水桶粗细,全身青黑色的鳞片,背部正中的鳞片居然是暗红色的长长一条,两个身并列在一起,如同两条粗壮的腿,正慢慢的站立起来。

    这就是肥遗大蛇本体的样子。

    而接下来发生一幕更是令人触目惊心,一头双身的肥遗大蛇完全在擂台上显露之后,并没有马上发起攻势,但紧接着韦黥的身子居然从双脚开始竟然渐渐的沉入肥遗大蛇的体内去了,开始人们还未注意,等他的小腿完全进入只余膝盖以上的时候才有人惊呼出来,而此时他的身形依然向肥遗大蛇的体内沉进去,与大蛇融为一体。

    ……

    “这是什么古怪手段?”康釜不解的问道。

    “玉灵术,”姑获仙子皱着眉头说道“这孩子难道要拼命吗?”

    ……

    人群中观战的上官泓轻轻的笑了,她等的就是这样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