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七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五灵缥缈录 > 三百三十二:澄观恩试(十五)
    狰狞的大蛇头一阵左右摇晃,汤萍的眼中韦黥又恢复了本来的面目,这样的手段令台下众多观战的弟子啧啧称奇。

    “汤师妹好手段。”韦黥平静的说道。

    “不敢当,韦师兄夸奖了。”

    韦黥说得平静,听不出一丝的情绪波动,但就在他身后的澄观楼上,他的师父与汤萍的师父一定在看着这场比试,当然还少不了与自己师父打赌的汤伯年。汤萍刚才对付他的必定是碧波潭正宗的控冰之术无疑,韦黥为了破解汤萍的第一个手段召唤出了赢鱼,赢鱼不算什么,但为了破汤萍的第二个手段竟然逼得他让自己最厉害的灵兽肥遗大蛇现身了,这让他很不服气。这个丫头作为汤伯年的孙女有几手控冰的手段并不稀奇,但她的身份毕竟是水云谷御灵派的弟子,是御灵派长老姑获仙子的关门弟子,到目前为止她将自己最厉害的灵兽已经逼得显露出来,但她自己的御灵手段却一点都没有施展过,想必自己的师父看到这些一定会十分不满意,想到这里,韦黥已经恼火起来。

    “那要再讨教汤师妹的高明手段!”

    一句说完,韦黥便动手了,他收起了对汤萍的轻视之心,想要赢下这场比试就不能顺着对手的节奏来,要牵制对手的话就必须主动出手,让汤萍被迫去应对自己的手段,不断的给她增加压力,等她疲于应付或者无法应付的时候,说不定就能见到上官泓所说的什么厉害无比的灵兽,韦黥对上官泓的话很是好奇,也想见一见汤萍到底有什么厉害灵兽能让上官泓惦记着。

    一声尖利的鸟鸣已经在擂台上响起,马上在翅翼鼓荡声中一团影子以极快的速度从韦黥的身前对着尚悬在空中的汤萍就扑飞了过去。

    纹羽灰鵟,汤萍一眼就将韦黥放出来对付自己的灵禽认了出来,灵禽之中的猛禽,全身灰白相间的硬羽,两翼展开足有七尺,体型健硕,爪牙锋利,性情凶猛,飞行之时速度迅捷,当初汤萍也想养一只,在外面与几个同伴寻找过这种鸟儿,但一直没有找到,后来才养了两只刃翅莺。

    韦黥的纹羽灰鵟几乎是转瞬间就冲到了汤萍的近前,一对乌黑色如钢钩一般的爪子对着汤萍的脸面就抓了下来!

    汤萍不可能抵挡住这样的利爪,只能在空中将身形骤然降下,躲避了这一击,而就在汤萍落向地面的时候,也有两声有些难听的鸟鸣响起,两道黑影从下坠的汤萍背后直冲出来疾疾的就追在一击不中的纹羽灰鵟身后。

    正是汤萍名为“铁头”“铁尾”的刃翅莺,对方以灵禽攻过来,那最好的办法就是以自己的灵禽再攻回去。

    纹羽灰鵟在空中一个翻转就折了回来,半空中与汤萍的“铁头”“铁尾”迎头相遇,两只刃翅莺在两侧,纹羽灰鵟在中间,互相毫不示弱的尖利鸣叫中,三只鸟儿几乎是羽翼相擦的贴身而过,羽毛擦上羽毛时,发出的竟然是铮铮铁鸣!

    刃翅莺,韦黥斜乜了一眼便认出来汤萍的灵禽,居然还是两只,嗯,总算是这丫头开始用御灵的手段与自己周旋了,自己的纹羽灰鵟暂时被缠住了,那就继续施展手段,看看她还有什么灵兽……

    刃翅莺与纹羽灰鵟在空中互相的搏杀着,在汤萍偷眼看去,自己的“铁头”“铁尾”虽然是二打一,不但无法将那只纹羽灰鵟击败,短短的几个照面之后两只鸟儿反而被对方的大鸟逼迫的慌乱起来,这是第一次见自己的灵兽处于下风……

    而这一切也被韦黥看在了眼里,他微微一笑,马上就又唤出了一只灵兽来!

    汤萍还在想着该如何时,猛然间就听对面发出了一声长啸,那声长啸尖锐急促随即戛然而止,如同有人大力的抚弄一把古琴时大力的把几根琴弦齐齐扯断一般难听,随着这声怪异的叫声,一个怪物转瞬间出现在了韦黥的身前!

    那东西比韦黥自己的头变化成肥遗大蛇的头还令人恐惧,居然是一条兽首蛇身的怪蛇!

    身子的确是大蛇的身子,几乎有水桶粗细,满身乌青色的鳞片闪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幽光,能看见的一截腹部的鳞片是灰白之色,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大蛇的脖颈之上高高昂起的却是一颗怪兽的头颅……无法辨识那究竟是什么猛兽的头,满头浊黑色怒张的鬃发,一对短耳贴在脑后,高高的眉骨下面是一双几乎合不拢闭不上的双目,瞪得如铜铃一般闪着凶光死死的盯着汤萍,再下面就是一张满是獠牙利齿的血盆大口,从这家伙的喉咙中还不时发出一声声琴弦扯断般的怪鸣。

    台下众弟子看得胆寒色变,何曾见过如此怪异的大蛇,这东西若是在宗外见了,绝对是能让人闻风而逃的怪物。

    琴虫!

    汤萍认出那东西的同时,那名为琴虫的怪蛇已经盘曲着身子蓄满了势头,随即向前猛力一冲,随着一声断弦般的铮鸣,水桶粗细的蛇身就如一根大箭一般向着她极速的射了过来,箭尖正是那怪兽的头!

    似乎汤萍是被吓呆了,面对琴虫的扑袭她没有任何动作,但就在琴虫獠牙毕露的几乎要扑到她身前的瞬间,从汤萍的身侧忽然一声低沉无比的怒吼发出,与此同时一个硕大的黑影飞扑而出将那琴虫拦截了下来,扑出来的家伙一口就咬住了琴虫满头的鬃毛之后那粗粗的脖颈,同时借着飞扑的势头一下就把琴虫扑到擂台一侧互相撕咬起来!

    汤萍唤出来的灵兽也是个狰狞凶猛的家伙,整个身形如同一条硕大的猪婆龙一般,身上嶙峋密布着锋芒外露的骨甲,大嘴之中更是利齿密布,咬住琴虫的脖颈后不但拼命的发力撕咬还不停的死命甩着头,将琴虫的头在地面砸的“咚咚”响个不停。琴虫吃痛之下兼之无法脱身便本能的将自己水桶粗细的身子在对手的身上一圈一圈的缠缚住,准备发力将其勒得全身骨骼断裂,哪知刚一发力就觉得身上如同有无数把钢刀入体一般的剧痛……

    陵岩兽……竟然养得这么大!

    韦黥当然能认出汤萍刚刚唤出的灵兽是什么……

    而就在这时,擂台上的情形发生了一些变化。

    空中突然传来一阵鸟儿的哀鸣,铁羽飘零中血点斑斑都落在台上,汤萍的一只刃翅莺受了不轻的伤,也不知到底是“铁头”还是“铁尾”,一只翅膀几乎无法再扇动,让它飞行的速度陡然减缓,身子也在空中歪斜不稳起来,正向汤萍飞来求助,而此时那只纹羽灰鵟正追在它上方探着乌黑利爪就要抓下来,若被它抓实了,那受伤的刃翅莺必死无疑,此时另一只刃翅莺正不要命一般的飞到纹羽灰鵟的侧面用自己翼尖上的铁羽去割纹羽灰鵟的脖颈,它鸣声急迫,显然是急着要为自己的同伴解了这性命之危!

    刃翅莺不敌,这并不是说汤萍的刃翅莺在品阶上不如韦黥的纹羽灰鵟,简单说来就是这两只刃翅莺汤萍养的时间并不长,虽然体型并不算小,但在战力的成长上比纹羽灰鵟还是不如。御灵派中专门有手段能让灵禽或是灵兽加快成长,在短时间内便能使其具备不俗的战力,但那种法子总有揠苗助长之嫌,长久看对灵禽灵兽非是好事,因此汤萍不喜,更没有对自己众多的灵禽灵兽使用,她只是在平时以妖丹和灵兽丹饲喂这些小家伙,以期待它们将来会有更好的成色。

    而纹羽灰鵟却是韦黥的第一只灵禽,自他成为御灵弟子不久就有了这只鸟儿,韦黥在五灵宗的时间远超过汤萍,这只大鸟又一直跟在他身边,也算年深日久,就算两种鸟儿品阶上看相差无几,甚至刃翅莺的品阶还稍微更高一些,但纹羽灰鵟的成长已经超过了汤萍的刃翅莺,因此汤萍的鸟儿才吃了亏。

    嗯,这还幸亏刃翅莺在汤萍的精心喂养之下成长不慢,已经初具雏形,否则的话,此时那只刃翅莺便不是受伤而是直接死在对方的利爪之下了。

    韦黥看出了汤萍的心思,知道她要救自己的灵禽,马上就再施手段。

    汤萍的肩头刚刚爬上了两只巴掌大小的百余小蜘蛛时,就听见擂台上又传来一阵尖利难听的鸟鸣,而且不是一声,是一声比一声更加的尖利,听的人耳内刺痛,同时她眼睛的余光还看见有一个黑影正急急的向着自己就奔了过来,急怒之下,左手在身前一个手诀,瞬间一面厚重的冰墙便出现了,冒着白森森的寒气直接将冲过来的黑影与自己隔绝开来。

    与此同时一道白影疾疾的从汤萍的肩头射向空中,旋即那道白影便铺展开来成为一张白色大网对着正要痛下杀手的纹羽灰鵟便罩了过去,网眼细密,蛛丝强韧,纹羽灰鵟若是不多便要被罩个正着,无奈只能躲避,但它刚刚转换方向下方便又有白色的大网不停的对着它而来,上面还有一只红了眼的刃翅莺一直拼死压制着,让纹羽灰鵟因为担心受伤而不敢轻易拔高身形,只能一路逃离了汤萍的上方。

    汤萍一把就把受伤的刃翅莺抱住了,此时没时间查看伤势,只能暂时收进灵兽袋中,回头比试结束再施救。但是手中湿黏的感觉让汤萍知道自己的刃翅莺必是受了重伤,这让她心中的怒意一下子就不可遏止了。

    台上比试,分的是胜负,而这胜负最终关系到澄观楼上自己的六爷爷和韦黥的师父之间打赌的输赢。

    所以汤萍开始只把这次比试看作了供长辈们一笑的游戏而已。

    对于面前的对手,虽然她与韦黥并不熟悉,但同样作为御灵派的弟子,她在心里对韦黥还是有最低的一种信任感,这次比试就是长辈们之间赌输赢的一场游戏,那双方分出胜负就可以了,点到为止,不该伤了彼此情面。都知道御灵弟子的手段全在自己豢养的灵禽灵兽身上,所以御灵弟子对自己的灵禽灵兽都十分的珍视,就算在外有什么伤损都会心疼不已,在比试中若是受了伤那就更加可惜,汤萍可不想让今天自己的比试打成昨日里吴睿姗与尤千虺的那场比试一样,据说尤千虺的金鳞蝰受伤不轻,那两个人之间一定会因此结怨,汤萍并不想与韦黥也弄成这个样子。

    但是,汤萍对韦黥的这份最低的信任已经因为自己的刃翅莺重伤而被打破了,尤其是韦黥指挥着纹羽灰鵟追杀已经重伤的刃翅莺的同时还对自己再次施展手段,台下刚才惊呼连连,而隔着冰墙汤萍并没看见那是什么灵兽,但台下众人个个面上惊恐,而且冰墙之后一片凿击的声音,冰屑漫天飞舞,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正要击破冰墙来对自己下手,这让汤萍十分的生气,在她看来韦黥这样做就是要杀掉自己的灵禽!

    要还以颜色!

    “唉。”台下的钱潮摇了摇头,觉得那个韦黥不该如此,他已经看出来汤萍面色铁青已经动怒了。

    汤萍的刃翅莺重伤近死,都看在了韦黥的眼中,面上虽无表情,但他心里总算是平复了一些,刚才被汤萍逼得唤出肥遗的那股怨气总算发泄出去了,而且他似乎也摸到了些汤萍的底细,控冰的手段不错,但灵禽灵兽目前看来似乎很是一般,那就继续使手段逼迫她!

    然后韦黥手一挥,先是“呱”的一声大叫然后“噗通”一声大响,有什么重物砸落在擂台之上,

    汤萍面前的冰墙终于碎裂而开,冰墙之后一只一人多高,黄羽红足的大鸟迈着大步踏着残冰直落就向汤萍扑来!

    台下惊呼又起。

    那只怪鸟啄破冰墙的时候,汤萍便向后疾退,这时汤萍才能细看这只怪鸟的模样,但看清之后汤萍险些呆住。

    姑获仙子的阿九乃是上古玄鸟的血脉遗存,本体最大的特点就是在脖颈上生着九个头。而此时汤萍面前的这只怪鸟除了黄羽红足这个显眼的特点之外,最骇人的是它竟然生有六条长长的粗如手臂的脖颈,每个脖颈上自然还有一颗不大的头颅,每个头颅都有一根如同短剑一般锋利的鸟喙,十二只小如黑点一般的眼睛齐齐的瞪视着汤萍,在冰墙倒塌之后那怪鸟便迈大步直追了过来!

    鸀鸟!

    汤萍认出后被吓得瞳仁一缩,但旋即便又稍稍放了心。

    鸀鸟,上古异鸟的一种,如今已经难以获取,比起青鸾,鬼车这样级别的上古玄鸟而言,鸀鸟在品阶上差了许多,但眼前若真是血脉纯正的鸀鸟,哪里会像现在这样只会用六个鸟喙来啄去的如此笨拙呢,真正的鸀鸟就算是幼鸟也能用那六个鸟头同时使用水火兼济的法术攻击敌手,若真那样的话,汤萍这一场比试至少算是输了大半。

    这只鸀鸟一定是血脉驳杂不纯的,所以只会乱啄,那就好办!

    就在这时,擂台一侧忽然间一阵如急雨一般胡乱弹琴的声音传了出来,是之前被韦黥放出来的琴虫所发出的。

    此时汤萍想出了对付鸀鸟的办法还未施展,而韦黥则正要再次将自己一个厉害的灵兽召唤出来。

    一直在说汤萍的刃翅莺不敌韦黥的纹羽灰鵟,但韦黥的琴虫此时却不敌汤萍那只名为“阿土”的陵岩兽了。

    阿土算是汤萍自己从外面得到的第一只灵兽,因为是第一只所以汤萍在它的身上倾注的心血也是最多的,陵岩兽在灵兽之中的品阶不是很高,比琴虫不如,但架不住汤萍大把大把的用妖丹和灵兽丹给它吃,还用钱潮炼气用的各种锭子给它开小灶,如今的阿土早已超过了陵岩兽原本的品阶,不但力大无穷,一身坚硬锋利的骨甲更是让琴虫无可奈何,自从阿土一口就将琴虫的脖颈死死咬住之后就再也没松过嘴,开始它还咬不穿琴虫脖颈上的硬鳞,但时间稍长后那琴虫脖颈上受得力越来越大便再也承受不住,颈间锐痛传来,鲜血斑斑滴落,这才不得不开口惊叫以向主人求援。

    韦黥则是看得心惊,他本来没将对方的陵岩兽放在眼里,却没料到这东西竟然如此厉害,连自己的琴虫都不敌。

    他伤了汤萍的刃翅莺,而自己的琴虫若不管大概会被对方的陵岩兽直接咬死,汤萍的两手上满是刃翅莺重伤之后的血迹,因此他知道不可能盼着汤萍能点到为止,但不论如何那只琴虫是他得来不易的灵兽,可不能伤在台上!

    狠狠的咬!

    汤萍对阿土下令!

    同时她身形飞退着躲避鸀鸟啄来的六根尖喙。

    同时还有四个小东西从汤萍的身上跳了下来。

    鸀鸟速度奇快眨眼又扑到了汤萍的面前来,六只尖长锋利的鸟喙闪着寒芒就啄了下来……

    同时韦黥的身形则向自己的琴虫靠过去,准备将其救出来。

    从汤萍身上跳下来的四个小东西,其中两个还未落地便化作了五六尺高、通体碧绿之色的巨大螳螂,正是汤萍的“呆头”和“呆脑”,螳螂若是如手指般大小通体碧绿还算可爱,但五六尺高的大螳螂,还是两只并列站在台上,细长的身子,肥大的肚子,一双黑如棋子的眼睛圆瞪,尤其是胸前一对刀臂,让人看了心悸不已,顿时又让台下观战的众人吸了一口凉气,今日这场比试胜负且不论,实在是精彩!

    两只刀螂兽落地后就迎住了鸀鸟,四只同样碧绿无比的刀臂齐齐的劈斩了起来,鸀鸟的密集的啄击让这两只小刀螂兽从一开始就把各自的刀臂舞成了一团绿光,而鸀鸟也是如此,六只鸟头不停的伏下再昂起,时间久了就如同这鸀鸟不是只生着六个头,而是密密麻麻不知道多少个脑袋正在不停的生长出来。不论是刀螂兽的刀臂还是鸀鸟的喙都是锋利坚硬之物,彼此频密的交击在一起,如同刀剑斩击一般“叮当”声不断。终究鸀鸟是上古异鸟,就算血脉驳杂也不容小觑,随着它的攻势加强,两只小刀螂兽便被逼得不停后退,不过两个小家伙总能互相配合着守住阵脚,然后便停下与鸀鸟继续抗衡,虽然看起来这两只刀螂兽抵抗这只鸀鸟有些勉强,但总算是将这只鸀鸟被堪堪的抵挡住了,给了汤萍兼顾其他的机会。

    而另外两个小东西则正是名为“大眼”和“小眼”的两只白玉蜘蛛,以往这两个小东西一直是趴在汤萍的肩头,如今落地后也起了惊人的变化,虽然没有“呆头”“呆脑”那样变化夸张,但它们一落地后就马上也变大起来,高不足一尺,身子大小如同一个蒲团,其中“大眼”继续盯着空中不停的喷射大网,与空中剩余的那只刃翅莺合力对付韦黥的纹羽灰鵟,而另一只“小眼”则对着要去救助琴虫的韦黥不停的喷出大网。

    韦黥的身形半路疾退,几张大网追着他的身侧飞了过去,他认得白玉蜘蛛,知道若被这种蜘蛛的网缠在身上是极难挣脱的。

    那乱弹琴的声音一阵紧过一阵,韦黥眼看着琴虫在陵岩兽的口中被甩来甩去,好不狼狈,再这样下去只怕比汤萍那只重伤的刃翅莺还惨。

    可恶!

    韦黥也是御灵弟子,他同样不想自己的灵兽在擂台上有什么伤损,想救又被白玉蜘蛛所阻,恨怒之下他便决定取了这只小蜘蛛的命,于是几个手诀之后他的头居然在一阵热力形成的虚影晃动之中又化作了肥遗的狰狞大蛇头,蛇口大张对着那只阻拦他的白玉蜘蛛就喷出一股热流。

    并非是喷出火焰,而是看不见的热力,但若被冲在身上,只怕“小眼”的身子马上就会被炙烤得干瘪下去,不死也成重伤!

    “小眼”见势不妙马上就逃,那股热力就一直追逐着它,直到“小眼”蹿起来跳到了汤萍的裙子后面,这时一股凛冽的冰白寒气从汤萍的口中喷出与这股热流对撞上。

    一寒一暑互相抵消,但两个人却毫不相让,似乎有心思要就此比拼一下,二人一下就僵持在一起了。

    “小眼”悄悄的从汤萍身后露出头来,见有机可趁后几张大网便喷了过去让韦黥不得不狼狈的躲避。

    汤萍却不敢再让“小眼”受伤,号令之下,“小眼”便乖乖的留在后面开始对付起空中的纹羽灰鵟来。

    韦黥已经恼火无比了,随着他心中一声令下,“呱”的一声大叫后面一只通体棕褐色,体型硕大如屋舍、身上密密麻麻都是大小疙瘩又湿黏无比的大蟾蜍便向前跳了一步,先身后这大蟾蜍两只如海碗大小的怪眼就死死的盯着汤萍。

    还不算完,韦黥发了狠,几个手诀之后一把就拍在地上,顿时一阵猴子的“吱吱”叫声传出来,随机在他面前一直身高近丈,面目狰狞,目光凶狠,全身灰色鬃毛,手臂奇长而又四只耳朵的大猴子就出现了,马上,那只大猴子就冲着正在受折磨的琴虫大步冲了过去!

    蜃虫!

    长右!

    汤萍心中一紧,蜃虫不打紧,看来那东西要向自己施展幻术了,可是韦黥居然有一只长右!

    长右,水属灵兽,猿猴之中的异种,虽然在品阶上比之汤萍的大黄是有不小差距的,但绝对是非常难缠的存在。

    不过……你有长右,我有屏蓬!

    似乎是非常明白自己的两只小黑猪是什么德性的,因此自那两个小家伙一出现,汤萍干脆就一脚一个直接将它们两个踢到了阿土那里,此时正是长右气势汹汹的扑到阿土近前的时候。

    台下观战的弟子第一次在看这场比试的时候出现了几分的迷惑,首先就是台上莫名其妙的出现了猪的哼叫声,然后果然看到了两只黑猪,接下来就见汤萍一脚一只将那两只小黑猪踢飞到了那只狰狞无比的大猴子身边,这是……要用这两只小黑猪去喂猴子吗?

    而汤萍踢完了自己的两只屏蓬小猪之后马上就双手在身前从上到下的一抹,如同抹干净一面镜子一般,顿时一道水幕便无中生有的出现在了擂台上。

    这又是做什么,看到的人又是不解。

    但马上所有人的心神都被那只灰鬃的大猴子吸引了,狂叫声中,那只大猴子似乎被什么恐惧的东西惊骇到了正尖叫着发足狂奔,而它长长的尾巴上正拖着一只小黑猪,那只小黑猪死死的咬在长右的尾巴上不松口,任由被对方拖着,而另一只小黑猪撒开四条小短腿追了一阵总也追不上,干脆不追了,返回身去一口就咬在琴虫的尾巴上,顿时琴虫挣扎的更加剧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