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七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五灵缥缈录 > 三百三十一:澄观恩试(十四)
    今日是澄观恩试的第四天,比试还远未开始,天水湖便还满是清晨的凉意之时,钱潮和汤萍五个人就早早的来到了澄观楼下,毕竟只有来得早才能抢到靠近擂台的好位置,离得近才能将擂台上的比试看得更清楚。

    钱潮今日是来得最早的,之后是汤萍与彦煊携手而来,但是今日汤萍的神情看在钱潮的眼中有些不一样,这丫头似乎是跟什么人堵着一口气一般,便问道:

    “汤丫头,你今日怎么了,好像有些不高兴呢?”

    结果汤萍还未说话时,彦煊却先笑了出来,抢先说道:

    “哈,阿萍在宗内多了一个岁数不大的长辈呢……”

    “彦姐……”

    “哦,怎么回事,是你们汤家也派人参加这次澄观恩试了吗?来的人难道比你辈份还要高?”钱潮明显是领悟错了。

    “诶呀,不是……”

    于是汤萍便皱着脸将昨日夜里在汤伯年洞府遇到白凊以及汤伯年要收白凊为徒的事情说了出来。

    “那……汤前辈收徒,你为什么显得不高兴呢?”钱潮还是有些疑惑。

    彦煊在一旁笑道:

    “钱兄弟,你可能还不知道,那白凊姑娘的脾性与阿萍几乎没什么两样,而且好厉害的一张小嘴,你想想,阿萍以往跟人吵架什么时候输过,但昨晚汤前辈的洞府中在白凊面前她就没占了便宜,哈,所以阿萍到现在还愤愤不平呢……”

    “哼,那个小丫头,可恶的很呢……”汤萍恨声说道。

    正说着李简与陆平川二人到了,刚坐下来,陆平川就兴奋的说道:

    “诶,汤妹子,今天该咱们两个登台比试了。”

    汤萍说道:

    “嗯,昨天夜里我听我师父说过了。”

    陆平川继续说道:

    “我的对手是我们厚土祠逯阗前辈门下的平剋饕师兄,汤妹子,你的对手是谁?”

    “是我们御灵派向万猷前辈们下的韦黥师兄。”

    彦煊插话问道:

    “这两个人好对付吗?”

    “诶,嘿嘿,不好对付呀,”陆平川笑着说道“若是好对付,是那种几拳头就能打倒的人物,人家的师父也不可能跟我师父打赌。开始我还担心台上会遇到方央方寒那两位师姐呢,后来才知道是平师兄,本以为自己能稳赢了,后来一打听才知道那平师兄也很厉害的,据说是在厚土祠他只在方央方寒两位师姐之下,看来今天要好好的卖一卖力气了,可不能让师父他老人家输了才行。”

    汤萍说道:

    “要与我交手的那位韦黥师兄也是很厉害的,水云谷御灵派的炼气弟子中有人说上官泓的手段是最厉害的,也有人认为这位韦黥师兄才是最厉害的,毕竟上官泓曾经被逐出过宗门,而那些年韦黥师兄一直在宗内修行,因此实力已经超过了上官,我是昨晚才知道自己要与这样厉害的人物交手,而且师父还说这些都是我六爷爷安排的,这才要去找那老头去算账,结果就在那里遇到了白凊那个小丫头!”

    五个人说了一阵之后人就越来越多起来,接下来那面写着今日比试弟子名次的大木牌再次被搬了出来,众人在上面寻找了一番,果然看到了汤萍和陆平川的名字,汤萍在前,陆平川在后,不过还是没彦煊的名字,看来今日是没有彦煊登台的机会了。

    ……

    澄观楼上,姑获仙子坐在窗前看着手中的那个小册子,看了一阵汤伯年才登上楼来到她对面坐下来。

    姑获仙子蹙着眉头问道:

    “我是昨日才知道,你居然给萍丫头安排的对手是向万猷的弟子,你是真的不担心自己的孙女在台上有个什么闪,败下阵来吗?”

    向万猷,水云谷御灵派的长老,据说这位向长老在御灵派中的排名仅排在丘化壑与姑获仙子之下,但他的手段是否真的在这二人之下就不得而知了,向长老多年深居简出,除了修行之外就是专心的教授自己的弟子,他门下的弟子众多,且个个都堪称英才,在五灵宗内是个十分低调又不容小觑的人物,也不知道汤伯年用的什么办法让他答应派出弟子登台与汤萍比试的。

    “败了无所谓,就算是胜,这一次也要让那丫头胜得艰难,你回想一下,他们五个人这几年遇到的事情,或是他们准备得充分,或者是他们几个侥幸,最多也只能算是有惊无险,一路走得也算通顺,太顺利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吃亏就要趁早,在擂台上失败一次并不算什么,让他们长长记性,总比将来放到外面再吃亏要强多了吧?”

    就在蛊惑现在对汤伯年的话未置可否时,在澄观楼上忽然响起了康釜的大嗓门来:

    “诶,姓逯的,你来的倒是早,快快快,让我看看,东西带了没有,要我说呀,反正一会儿你也是输,倒不如现在直接给我然后就回去,免得到时候难看……”

    马上另一个大嗓门也开口说道:

    “哪有这个道理,哼,凭什么你的徒弟就一定能赢,也别说我带没带东西,倒是你,你康师兄可是一向能赢不能输的,只要输了你就死不认账,这可不是一回两回了,要我说咱们把东西都放在一个信得过的人手中,到时候弟子们比试分出胜负,那东西就全都归赢了的人如何,免得到时候你早早的就跑的没影了,再想找你的时候你就开始闭关不见客。”

    这话让澄观楼上笑成了一片,不过康釜前辈哪里会在意这些呢,继续说道:

    “嘿嘿,你倒是想的够周全的,既然你说了,要不这样,呶,碧波潭德高望重的汤伯年长老就在那里呢,要不咱们就都把东西放在他那里,回头赢了的人才能去找他讨要,如何?”

    哪知对方根本就不买账,说道:

    “呸,少来,谁不知道你康釜跟汤伯年是一个鼻孔出气的,你们两个好的都快穿一条裤子了,我若真把东西交给他,嘿嘿,恐怕就算你赢了你也拿不到手,最后都便宜他了,不行……”

    这话让澄观楼内又响起了一片笑声,而且还把汤伯年气得涨红了脸不知道说什么好,没料到自己会有这样的无妄之灾,姑获仙子忍着笑问道:

    “你也该说说你跟向万猷打的是什么赌了吧?别忘了,我可是做师父的,萍丫头若是赢了你的好处至少要分我一半的……”

    “啊,你也要一半……”

    ……

    比试开始之前,纨绔们已经聚集在一处了,宗飨弄来了一本小册子,正是今日比试的人员名字的顺序,娄青药正拿在手里细细的看,很快她便看向宗飨问道:

    “这韦黥是什么人,很厉害吗?”

    在那小册子上清清楚楚的写着与汤萍比试的人是韦黥。

    不等宗飨回答,凤游便故意殷勤的说道:

    “这韦黥是水云谷御灵派一个向长老的弟子,听说在御灵派的炼气弟子中,他不是排在第一位就是排在第二位,若他排第二位的话,那第一位就该是上官泓了。”

    宗飨说道:

    “不错,的确有这个说法。”

    凤游提到了上官泓,娄青药想起自己在五灵宗第一个就是败在上官泓的手下,然后今日又有汤萍的登台比试,而她第二次失败就是败在了汤萍的手中,那次败得还很难看,到了五灵宗后娄青药与人争斗两次都败了,这大大的打击了她的信心,对今日汤萍的这场比试,她倒有些盼着汤萍能赢,若是汤萍败了,那只能说明一向自视甚高的娄青药在五灵宗实在是排不上名次的。

    娄青药问道:

    “那这韦黥的手段很高明了?”

    凤游又贪婪的盯着娄青药抢着说道:

    “也就那么回事吧,御灵派一共才多少弟子,不过他的师父据说是个很厉害的人物。”

    娄青药有些嫌恶的看了看凤游,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便不再言语。

    景桀在这样的对话一点兴趣都没有,他已经知道了今天不但有汤萍登台比试,还有陆平川,今日要好好的看一看,充分的估算一下这五个人的实力。

    ……

    比试已经开始了。

    因为今日有自己的比试,而且对手不弱,心里没底又忐忑不安的汤萍连去下注的心思都没有了,钱潮看了出来,在临近汤萍比试的时候他起身就走。

    “喂,你去做什么?”汤萍不解的问道。

    “下注啊,快到你登场了。”

    “你买谁赢?”

    “当然是买你和陆兄赢了,喂,我可是要下大注的,你可不能让我输了灵石……”

    “嘿嘿,走,我也去,去买我自己赢。”陆平川则完全没有汤萍的忐忑,听到钱潮这么说顿时就来了兴致。

    李简和彦煊也跟着凑趣,掏出装灵石的袋子让钱潮也替自己买。

    到此时汤萍便也把心一横,霍然起身说道:

    “走,我也去,把所有灵石都买自己赢。”

    结果在下注的那些人那里汤萍又生了顿气,她发现自己与韦黥的那场比试,自己的赔率竟然比韦黥要高不少,也就是说在这些坐庄的人看来她战胜韦黥的希望不大,而且大部分人都是把灵石投在了韦黥的身上,掏灵石赌自己赢的人寥寥无几,这下汤萍的脸色可就难看起来。

    “这不正是个机会嘛。”

    钱潮看出了她脸色的变化,赶紧上前阻止了要发作的汤萍,然后掏出一个储物袋扔在记账的人桌面上,说道:

    “呶,帮我记一下,汤萍对韦黥的那场比试,我都买汤萍胜!”

    那个人放下笔打开钱潮的那个储物袋,顿时脸色就变了,钱潮现在的身家远在寻常弟子之上,普通弟子下注扔下几十甚至上百的灵石就算是大手笔了,而钱潮这袋子里的灵石实在是太多了,好在那个记账的认识钱潮,便笑着说道:

    “呵呵,钱师弟,你这……是不是太多了,要不……你再考虑考虑?”

    “啪”得一下,汤萍已经将一个储物袋也拍在那人的桌面上,瞪着眼睛说道:

    “考虑什么,这是我的,全买我自己赢!”

    ……

    “下一场,水云谷御灵派汤萍对水云谷御灵派韦黥!”

    汤萍把心一横,起身先给那位筑基修士验看了自己的师门玉佩,确认了她的身份,然后便走上了擂台。

    这也是一场今日所有弟子都在等待的比试。

    众人已经看过了钱潮对白麟,也看过了李简对云熙,但那两场其实对台下观战的众弟子而言并不是很过瘾,钱潮那场赢的太轻松,李简那场倒是精彩,但是最后李简究竟是怎么赢的大部分的人都没有看明白,总之是李简一剑斩断了呆愣不已的云熙头上的一支簪子,然后云熙就开始发疯一样,当时人们都以为还会继续比拼下去,但却被木秀峰的结丹长老给阻止了,然后李简就赢了。

    今日看看汤萍的表现如何吧,毕竟汤萍在宗内也是个很有名的女子了,都听说此女性格泼辣大胆,还得了个“小夜叉”的浑号。

    汤萍先登台,然后走上来的是她今日的对手,韦黥。

    韦黥,炼气八层,嗯,这大概就是为什么那些开盘坐庄的不看好汤萍的原因,毕竟汤萍刚刚炼气六层的修为在他面前实在不太好看。这人一身青袍,个头并不十分高大,身形不胖不瘦,容貌并不惹眼,引人注意的是他的额头,十分的宽阔,额头之下,浓眉之下,一双眼睛熠熠闪光。

    “比试开始!”台下大声的宣布。

    所有人的嘈杂议论顿时消失了,现场静了下来。

    汤萍叹了口气,对着韦黥说道:

    “韦师兄,你一个炼气八层的师兄,欺负我一个炼气六层的小师妹,好意思吗?”

    韦黥一笑,说道:

    “师命难违,在下不得不如此,再说了,汤师妹声名鹊起,凭借的可不是修为,而是智谋手段,汤师妹智计百出又手段高明,在下早就有耳闻了,今日这场比试虽是长辈们安排的,倒也合了在下的心意,动起手来,在下一定会全力以赴。”

    “就是说你一定不会手下留情了?”

    “呵呵,汤师妹,多说无益,请!”

    韦黥的话音落下后并未出手,而是等着汤萍先出手。

    湖蓝色的身影闪动中汤萍已经向上飞去,双手上十根葱管一般纤白的手指两两交扣又变动不止,随着她身形在空中停稳,汤萍的手诀便对着前面下方的韦黥动手了……

    先是寒风吹过,将韦黥的头发扬起,更是让韦黥觉得自己身子一下子就凉透了,忍不住身上冻得发抖,冷风之中韦黥有些吃惊,原以为都是御灵弟子,汤萍会一上来就与自己开始灵兽之间的对拼,可怎么她先出手的似乎是碧波潭的手段呢,对了,她的六爷爷乃是碧波潭的汤伯年长老,因此她懂一些控冰之术也算正常,嗯,看来这是要试探自己了。

    寒风骤紧,如冰寒雪狱骤然降临,猛烈的寒风还将韦黥衣袍后摆吹得高高扬起,他并没动手,毕竟他是师兄,修为高于汤萍,这一场本就看起来不太公平,那让汤萍先出手也是应有之意。

    紧接着就是寒雾弥漫,冰风呼号,寒流当胸袭来,换作了旁人估计早就被这强劲的冷风吹得滚落台下,韦黥此时不得不打起精神认真对付,而此时从汤萍的两手间吹出来的寒风夹裹着浓浓的寒雾几乎弥漫了整个擂台,韦黥的身形在雾中开始还轮廓模糊,转瞬间就完全是一片寒白的浓雾了,里面的韦黥再也看不见,只有一片白雾翻滚动荡不停。

    韦黥的身形刚刚消失在寒雾中,马上在冰风之中出现了细密的冰晶,随着锋利尖锐的冰晶越来越密,尖利的呼啸声从出现到响成一片几乎就是眨眼之间的事情,无数根一指长、两头尖锐的冰棱带着刺破空间的锐响如急雨一般源源不断的射进那片浓浓的寒雾之中!

    与此同时,就在汤萍的头顶上,有一跟冰晶在不停的吸收着附近的水汽寒汽,肉眼可见的从一掌长变成了一臂之长而且还在不停的涨大,前端冰白的尖锐正对着寒雾之中韦黥原本立身的位置。

    而此时密如急雨的冰晶始终就没停下来,但是进入那片浓浓的寒雾之中后居然出现了一阵阵的水响,就如同所有的冰晶都疾疾的落入了寒雾中一片看不见的湖水中一般,唰唰和哗哗的水响一直不停的连成一片!

    很显然,这样密集的攻势之下,韦黥在施展手段抵御。

    汤萍头顶上那根冰晶就在短短的时间内已经粗如壮汉之腰,殿柱长短,前端的锋锐细如银针,水响声传来汤萍已经听到了,料想到自己的这一番手段不知道被韦黥用什么办法抵御住了,手诀一停的同时右臂一挥,“呜”得一声低沉的啸声响起,一道粗大的白影直直贯进那片浓浓的寒雾之中……

    “噗通”一声,然后“哗啦”一下,似乎还有水花泼溅到擂台上发出的声音!

    这一击又落空了,汤萍停下了手,她现在很好奇对方究竟是如何抵御自己刚才那一番密集攻势的。

    寒雾渐渐的淡去,待能看清之时,台下无数弟子几乎是齐齐的发出了“哇”的一声惊呼……

    就见在擂台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淡蓝色大水球,悬空浮在那里,几乎如一座二层小楼一般,空中的阳光经它反射成道道闪耀不已的金色,水球稳稳的挡在了韦黥的身前,刚才汤萍所发出的所有的冰晶都落进了这水球中,就连最后那根最为粗大的冰凌也是一样,正在水中迅速的融化着。但最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个水球的正中,居然有一条半丈长的大鱼正摆动着鳍尾,铁青色的鱼头,如拳头般大小的鱼目,全身鳞片寒光闪闪,最让人惊奇的是那条大鱼身子两侧各有一片如同鸟翼的鱼鳍,让人看了直以为正是那对怪异鱼鳍的扇动才使这大水球悬在空中。

    “赢鱼!”汤萍认出来那水球中的怪鱼。

    此时在澄观楼的窗口处,姑获仙子的眉峰一扬,轻轻的说道:

    “居然是赢鱼,有点儿意思了。”

    韦黥站在那大水球的后面负手而立,显得十分的安闲,汤萍的这番试探失败了,他藏在袍袖中的一只手轻轻一动的同时、看向汤萍的脸上也出现了一抹笑意,轻声说了一句:

    “汤师妹,连本带利,都还给你!”

    那水球骤然间极速缩小,几乎要将那条大鱼露出来!

    汤萍正对着那条大鱼,她看见赢鱼的嘴巴大张,身子也迅速鼓起,这是……在喝水吗?

    然后……从那明显小了许多的水球中一道淡蓝色的水势如同水龙一般便向汤萍激射而来!

    汤萍在空中急急的躲闪。

    但那粗如猛汉腰身的水柱居然在空中一拐开始绕着汤萍缠绕起来,水柱中的水也不散落,就追逐着汤萍的身形不放,如同一条蓝水做的蟒蛇一定要将汤萍死死缠缚住一般,而且那水球之中水还被那条大鱼源源不断的喷出来,让这水柱变得越来越长!

    赢鱼控水!

    汤萍马上想到了这一点。

    别看水不是很多,但她只要被困入水中,那赢鱼就有手段让自己再难从水中逃出来,而且韦黥也会会层出不穷对自己继续使手段。

    决不能被困进水中。

    她有办法。

    一边发动身形疾疾的躲闪,汤萍两手上的手诀一直不停的变幻,在长长的淡蓝色水柱蜿蜒扭曲的将汤萍所有能躲避的地方都堵住,验看她就要被卷进水中时,一点更加明亮的蓝光闪耀而出,一个拳头大小的蓝色光球被汤萍的右手托着对准了当头扑过来的水柱就顶了上去!

    蓝色光球破裂而来,瞬间寒气大盛!

    离得近的观战弟子几乎被冻得瑟瑟发抖,别说口鼻在呼吸间有白汽冒出,就连发梢眉毛上都结出了一层霜花来!

    而此时在那蓝色光球的威能之下,扑向汤萍的水柱瞬间冻结,在不停传出的冰块崩裂声音中,一股冰白的极寒顺着蜿蜒扭曲的淡蓝色水柱极快的旋转蔓延起来,如同一抹冰白色在追逐着一股淡蓝色急奔一般,所过之处不时有冰屑散碎落地,而这股冰白的极寒最终朝向的,正是那水球之中的赢鱼!

    对于汤萍的应对,澄观楼上观战的汤伯年很是满意,点头说道:

    “嗯,还不错吧,有几分样子了。”

    韦黥可不敢让自己的灵兽受冰寒的威能所伤,那股冰白冻结的极寒顺着水柱验看就要延伸到赢鱼容身的水球时,他赶忙一把拍在水球上,“哗啦”一声水响,大鱼不见,手心却极寒透骨赶忙缩手,就这么短短的一瞬,水球便化作了一个寒气森森的悬空冰球!

    见韦黥收走了自己的赢鱼,汤萍马上在身旁那冻得结实的蜿蜒虬曲的水柱上跺了一脚,顿时擂台上就“哗啦哗啦”的不停,所有冰柱都落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哗哗碎冰之中韦黥还不知道汤萍何意,擂台之上飓风骤起,风力无比猛烈,旋转初始擂台上所有的碎冰就被一起裹挟了进去,瞬间所有碎冰就呼啸旋转着将这飓风染成了凶险的冰白之色,擂台上出现了一个寒气四溢,呼啸连天的大漩涡,而漩涡的正中,则正是衣袍与发梢同时胡乱飘扬的韦黥。

    汤萍留了余地,飓风之内,高速旋转的碎冰与韦黥之间都有几尺的距离,但若是这个距离消失,韦黥的身子只怕就要被这无数高速的碎冰切割的血肉模糊了。

    当然,比试仅仅开始,汤萍也不会以为现在就是定胜负的时候,此时还是试探,试探一下这位韦师兄的手段顺便摸一摸他的底。

    若不能脱身,那就只有认输,韦黥当然知道这一点。

    变化发生了。

    旋转中的冰白飓风上方渐渐的升腾起了一股浓浓的白汽,白汽越来越浓,再被大风一吹便消散不见了,与之相对应的是,随着飓风一起旋转呼啸的众多碎冰竟然渐渐消融了,那白汽就是它们融化之后才形成的!因此,这飓风的冰白之色也随之渐渐的趋于淡化,从根本看不见韦黥的身形到渐渐的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而对台下观战的弟子而言,似乎刚才的寒气正渐渐的消散掉,甚至是飓风之中有一股热力正在外溢出来。

    可以说汤萍的这个手段又被韦黥破解了。

    忽然间“啊”得一声惊叫传来,是一个眼见的弟子在台下看清了飓风之中的情形,然后惊呼声四起!

    汤萍看清了也被唬了一下。

    所有的人都震惊住了!

    呼啸的飓风减弱,碎冰大多融化蒸腾,少数被风一甩就不知哪里去了,而在里面的韦黥却令人惊骇无比!

    韦黥的身形没有变化,飓风消失,他乱摆的袍子也垂了下来,但让人惊骇的是他的头,衣袍领口处原本一颗额头宽阔的脑袋现在竟然换成了一只狰狞的大蛇头,红顶青鳞,一双闪着亮光的小眼中是一道竖纹状的眼仁,令人胆寒的蛇口大张着,獠牙尖但并不长,黑色的长信笔直前伸正慢慢的向回收拢,就在飓风消失的时候,一股强烈的灼热气息从这蛇口之中吐出,不是火焰,而是如旱风一般充满灼人的热力,正是这股强大的热力将飓风中的碎冰蒸腾成了白汽。

    “他是妖怪吗,蛇妖?”陆平川说道。

    没人回答,其余三个人都看呆了。

    姑获仙子又点了点头,说道:

    “肥遗,嗯,倒是很难寻的东西了,不错,若是那孩子自己捉的,就更不错了。”

    “肥遗”汤萍也喃喃的说了两个字。

    肥遗,大蛇,双身一头,据传肥遗现则天下大旱!

    韦黥这番变化正是施展了玉灵术,借助肥遗的旱灼之力化解了自己的困局,与汤萍施展玉灵术只是变化一条手臂不同,他变化的竟然是自己的脑袋!

    不过韦黥自己明白,就算破了汤萍的这个手段,但这条肥遗是他最重要的灵兽,比试开始才多久,这个汤萍连一点的御灵之术都没用,就将自己的底摸了个清楚。

    这让韦黥面上火辣,恼火起来!

    昨日夜里上官泓找他时就说过:

    “韦师弟,汤师妹有一只很厉害的灵兽,我很想知道是什么,麻烦韦师弟好好的逼迫一下她,让她把那只灵兽露出来我瞧一瞧,如何?”

    “就这……太简单了……”

    现在想想,还真是讽刺!

    而此时在台下黑压压的人群中某个不起眼的角落,上官泓正与上官岫一起看着这场比试,见到台上情形,上官泓轻轻的笑了。

    好了,韦黥已经被激怒了,接下来会越来越好看的。

    说不定就能让汤萍露出她的狐狸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