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七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北派盗墓笔记 > 第191章 黑幕
    “一百万。”

    “别找我们麻烦,放过阿春!我往你卡里转一百万!”

    他看着我,陷入了沉思。

    理发店墙上挂个了破表,秒针一秒一秒的走,过了一分多钟,他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我要一百五十万,在加一个条件,我就能代表会里做主,从此不在找黄春儿麻烦。”

    “什么条件?”我紧张问。

    “呵呵,我的条件很简单,听着。”

    “你们说服折五,让他代替黄春儿,加入我们长春会。”

    “怎么样年轻人,你能不能办到?”

    我咬牙说能,只要能一次性解决麻烦!我愿意试一试。钱没有了随时可以在挣!命没有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而对方没看到的是,我插在右口袋里的手,慢慢拿了出来,口袋里是灰叔送给我的三尸粉。

    他拿出一张建行卡,我看了一遍记住了卡号。

    “给我两天时间筹钱,两天后,钱一分不少转给你,我现在能走了吧?”

    他微笑着摆摆手。

    我一步步走到理发店门口,就在我抬脚即将迈过门槛时@背后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

    “年轻人,我叫管三建,不要耍什么花样.....要不然,后果很严重。”

    我微微一愣,迈步出了理发馆。

    ......

    几个小时后。

    康定新都桥镇,某间仓库内,这里已经远离了县中心。

    砰的一声!

    豆芽仔猛拍桌子,脸生怒气道:“一百五十万!他妈的,干脆说抢钱得了!”

    “你急个毛,又没说这钱让你出!”

    大声说话扯动了受伤处,疼的我忍不住咧嘴。

    鱼哥赶忙说:“这钱不用大家出,我的钱刚刚够。”

    豆芽仔急切说:“鱼哥!你的钱也是跟我们出生入死一点点攒下来的!就这么给了别人那不是这两年都白干了!要我说,咱们现在人齐了,赶紧跑路得了!去海南怎么样?听说那边儿天气暖和。”

    鱼哥摇了摇头,她看了眼阿春:“钱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只要阿春平安就行。”

    “那你以后不开武馆了?”豆芽仔问。

    鱼哥看着自己双手,眼神落寞:“不开了,我现在连重一点的东西都拿不起来,还怎么开武馆。”

    阿春抓住了鱼哥大手。

    我忍不住问:“春姐,你那几天真的乱杀人了?你杀了几个人,杀的都是什么人?”

    鱼哥看向阿春,能看出来,他也很想知道。

    “我......我.....我记不太清了。”

    阿春面色痛苦,迷茫道:“那晚,我只记得我被人发现了,一个男和一个女的拿着棍子要打我,我当时反抗了,但不记得自己怎么下的手,等清醒过后,我看到我手上有人血,那一男一女都躺在地上,被拧断了脖子。”

    被拧断了脖子?

    我听的心下生疑,总觉得有问题,但又想不到哪里有问题。

    “把头你来定吧,是跑路!还是花钱消灾。”

    把头皱眉说:“云峰,这件事情,没你们想的那样简单,可能长春会一开始,目的就不是想带走阿春,说什么规矩,可能都是借口。”

    我疑惑问:“那他们什么目的?难道是.....”

    把头沉思道:“没错,他们最终目的,就是想收服折五为己用。”

    把头给自己点了根烟提神,他道:“大胆猜一下,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佳木斯精神病院的某个看门人快不行了。”

    “那些看门人,有几个都很老了,如果老的看门人死了,找不到新的看门人接替,那佳木斯精神病院有可能会暴乱。”

    把头为什么会突然这么想?

    因为此事并非空穴来风,回想往事,有蛛丝马迹可寻。

    早在几年前,长春会高层就派人来找过折师傅,并明确表示,想让他接替某个人的工作,去佳木斯精神病看大门。

    看门人有多牛逼?我想只有亲自去过精神病的人才能清楚,目前我只能想象!那里是个什么地方?都是什么样的人被关在里头。

    “等等......”

    听了把头的话,我疑惑问道:“春姐,那天有没有陌生人拍过你肩膀?”

    阿春摇头:“不知道,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那就对了!”

    我激动道:“理发馆那个男的叫管三建!可能那一男一女就是被他扭断的脖子!然后在嫁祸给春姐说她杀的,这样春姐就坏了长春会规矩!一切都顺利成章了!”

    一个人被拍了花子,根本不记得那段时间自己跟谁走了!去过哪里!以前有些人贩子就是这样干的!

    我犹豫片刻,和把头一商量,鼓足勇气打了个电话。

    “喂?”

    电话中的声音苍老,但中气十足。

    “干爷,您吃了吗?是我,还记得吧?项云峰。”

    “原来是你这小子啊!我看是个陌生手机号,还以为是谁,你找我干什么?”

    “我换手机号了,干爷,我想问两件事,您要方便的话就说,不方便就不用说了。”

    “呵,搞什么?小子你问吧。”

    “恩,第一件事,佳木斯精神病院,是不是有看门人不行了?或者是已经不在了?”

    电话中,干爷沉默了。

    他冷声道:“这件事我不清楚,好了,你另一个问题是什么。”

    我看了眼把头,马上问:“你们长春会里有个人叫管三建,这个人什么身份来路。”

    “管三建?”

    干爷语气听起来很惊讶,他道:“这人外号叫三更天,安徽宣城人,手很重的,他在会里名声不好,主要替会里干一些见不得光的事儿,你们不要招惹这个人,要不然,可能会睡着觉被扭断脖子啊。”

    谢过干爷,我挂了电话。

    事情基本透明了,现在问题就是给钱还是火拼,长春会也玩下三滥,这摆明是打小的找老的!

    事情接下来怎么解决,要看一个关键人物的态度。

    折五。

    是顺水而上,接替某个老人,成为佳木斯精神病院的新看门人?还是逆流而下,按照自己的本意行事,我们都不能强迫他。

    那么,关键人物折五,他现在人在哪里?他在干什么?电话打不通,我们联系不到他!

    不过阿春说她有一个办法。

    这天晚上,夜色漆黑如墨。

    阿春站在仓库房顶上,她手里拿着一把强光手电,对着黑暗的天空来回照。

    同时,阿春嘴里不断模仿发出像百灵鸟一样的叫声,这是很高深的口|技。

    豆芽仔激动说:“来了来了!快看!”

    只见,天边缓缓飞过来一群小鸟儿,什么品种都有,这些小鸟飞过来,都围着半空中的手电光盘旋转圈。

    阿春嘴巴不停,抬头看着这些小鸟儿继续模仿鸟叫声。

    不多时,一只通体黑色,头上有撮白毛的小鸟飞下来,落到了阿春肩膀上。

    阿春将一小卷信纸,用皮筋绑在鸟脖子上,轻声说:“拜托了,去找我师傅”。